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家园小说】一只蝴蝶

2022-04-22 11:15:29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1

红尘是什么?

这是琪斯见面后问的第一句话。平静的眸子安详可爱,目及之处是一片金黄的油菜花。那是一张洁净的脸庞,被四月的晚风吹暖,倍显红润。端细的鼻梁上面有一颗小小的粉色的痣,那是一颗多情痣。喜欢整齐而洁白的牙齿,牙齿的洁白,会衬托出美好的唇色。那是健康的标志。相由心生,如此干净的容颜,该是有多么干净的灵魂啊。

琪斯是我认识的一个网友,在一家网络公司做平面设计。她说她单身了好长时间。我问她为什么没有找对象,她说没有遇见合适的。我说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吧。她说,也没有,关键还是没有对得上眼的吧。我们都差不多,一直都遇见不了那个能够对得上眼的那个人。我问她,你不着急结婚吗?她说,不着急,为什么要着急呢。我说,岁月不等人,一晃就都老了。她笑了,老就老了呗,有什么大不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的眼角湿润了,说不清为什么。我是一个是那样多愁善感的人,有时候都弄不清为什么会感动。可能是心,太脆弱了吧。琪斯说,多愁善感的人是善良的。我说,男人不应该太善良。说真的,有时候我很恨我自己。

有一回我问她,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已经没有能力去爱一个人,那些年的空渡消耗了你所有对爱的热情,你会也不会感到伤感?她说,才不会呢,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如果你在乎,它就存在;如果你不在乎,它什么也不是。整天爱来爱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要活着就好,当死去的时候,谁也不能阻止消失和空无。再说了,我没有你那么多愁善感的细胞。我表示无语,她的话让我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卑微。我一直在乎的,原来一文不值。

我没有太多朋友,现实生活中自闭而忧郁。不想去和更多的人说话,因为找不到一个可以一直说话说很多话的人。生活单调而无序。这个城市给我的,一个人的时候,是那样的多,是那样的多余。网友大多数都不认识,却也没有几个能随时陪着你聊天,说着那些没有意义却一直在重复的话。关心是那样的苍白无力,问候也是那样的单调无趣。却也只能这样过着,不安而不容任何异议。好多时候,渴望能够得到一场洗礼,哪怕是到最后一个人拖着遍体鳞伤的灵魂回到原点。臆想着有一个美好的人在等我,等我功成名就等我和她相见。

臆想,如此不堪,如此不可靠。功成名就,永远也只是个笑话。一个人自狂,躲起来用手指掰开眼皮,看着眼珠子转溜而泪笑;或者是自讽,割下自己的首级,豁然发现了某种了不起。但无论如何,暂时都只能是这样了。

在无数个夜晚,我们发送着一些简单的文字,告慰着彼此的孤寂和无聊。那些文字里面,充满了各种不可言喻的无知和对某些不可能的欲念。也许就是因为这些私欲,我们才能够长久的将这段奇妙的关系维持到现在。我们偶尔会讨论一些关于死亡或者是流浪的话题。她说,她要离开人世间,去一个很远很远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我说你舍得吗。她说,也就那样啦,没什么舍不得。我说,可是,我舍不得。我还没有见过你长什么样子。她发了个笑脸,见与不见都是那样,见了又能怎么样呢?我说,也许,我会爱上你。她沉默了很久,我以为她不会跟我说话了。过了很久,大概有好几天。她突然回复了那条留言,不可能,你不可能会爱上我。我连忙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说,因为,我不相信爱情。我说,你骗人。她又发了一个笑脸,没有,我从不说谎。我告诉他,下一个假期,我们见面吧。她又不说话了。又过了几天,她回复我,好吧,我也挺想见你的。清明节,我们在月明山庄见。

于是,我们就见面了。似乎很意外,却也没什么值得去做过多叙述,乏善可陈。

月明山庄,是一个田园休闲的山庄。不知山名,山很高大,重峦叠嶂。在山腰上,木质的楼阁。蓝色瓦脊,红色木柱走廊,绿树掩衬。山庄外面,一直延伸到河里都是梯田,梯田里种满了油菜。四月花开,金灿灿,很明晰耀眼。心,是空灵的,也是震撼的。一条石阶路,弯曲而上,从河边公路一直延伸到山庄门口。

红尘,就是人间世俗。我告诉她。汽车疾驶而过,尘土被高高扬起。琪斯用手扇了几下扑鼻而来的灰尘,皱了一下眉头。抬眼看见站在她身前的我,笑容像这个季节的樱花一样,一下子就绽开了。可能是因为这灰尘,让她不觉想到了红尘。也可能是因为这里离城市远了,让她突然有一种离开尘世的感觉。但不管怎么样, 以“红尘是什么”这样的问话开始,我觉得很特别,让我感觉到她并非寻常女孩。我们开始沿着石阶往上走去。

不对,红尘是冰糖葫芦上面的糖泥!她很自信地笑了笑。

为什么,为什么红尘是冰糖葫芦上的糖泥?我问她。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们更像是熟人。一点多余的问候都没有,包括问对方是不是自己所要见的人。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摸样,却也能断定那就是要见的人。如此,便也能称得上是一种勇气或者说灵犀。关键,这里也没有别的人。可能是我想多了。不过,红尘就是冰糖葫芦上的糖泥却是让我再一次感到吃惊。她足够让我感到好奇,让我不得不去想多了。

不告诉你,你自己想想吧。她翘起嘴角,目光自信好玩。

她双手背后尽力伸直,然后左右转动了几下身体。好大一把头发,也随之飘动了几下。原本以为她是一个穿吊带长裙或者丝袜高跟鞋的女孩,惯性在此之前的遐想。然而她却没有,那是一双粉色运动鞋,灰蓝色牛仔裤,翠绿色长袖下摆褶皱的薄衬衫,那薄只能依稀能看到里面白色的胳膊却看不清其它物件。褶皱处偶尔不能盖住所有,遗漏却也是那样美丽动人。娇俏的两条锁骨之间,白皙的皮肤上躺着一颗翡色小佛。佛是笑着的,嘴角和她很像。她将袖子挽了几圈,露出一串橙黄色的手链,那是一些形状各异大小不一的珠子。

我们不紧不慢地走了很久,我感觉小腿肚子开始有些犯酸了。于是,在一处缓步台上停了一下。她很意会地笑了一下,表情轻松不染做作。

你的真名是什么?我不由得想起一直以来追问她的这个问题。她一直没有告诉我。我知道,琪斯只是她的网名。我也不清楚我为什么总是纠缠这个问题,可能是因为太缺乏安全感了。我总是喜欢询问一个陌生的人他的名字,只有这样做心里才会感觉到安分。尽管我知道,就算他胡乱说一个名字我也不能辨其真假,名字只是一个代号。

她没有急着回答我的问话,而是反问我:你怎么叫和敬空?

我奇怪她为什么从来都不问我真名。

和就是和尚,敬空是法号!我开玩笑说。其实我以前跟她解释过,和敬空其实就是三重追求:和是针对交朋结友,要做到和和气气;敬是针对爱人,要做到相敬如宾;空是针对人生,要知道万物皆空相。仅仅是追求而已,似乎并不能做到。就像她,似乎并没有记住它们。或者,只是单纯地为这三个字的组合感到好奇。如她所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切,你还说你是和尚呢,和尚怎么有这么多的头发!她笑说道。

佛在心中,有发又何妨?带发修行,红尘亦能圆满。我继续开玩笑说着。眼球老是很混蛋地盯着那褶皱处,可能是一种本能,也可能我本身就比较邪恶。但是,遗漏还是那样的美丽动人。有那么一瞬间,我的意识已将她占为己有。那一瞬间过后,我像是大梦方醒般感到失落。眼前的这个女孩,无论再怎么美好,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

我没有真名,我的真名就是琪斯。叫我琪斯不是很好吗?她向石阶走去,一阵风吹过。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丁香花的味道。她步伐轻盈,不是我想象中那种很慵懒的样子。好多女孩子走这么远的台阶之后,步伐都会显得慵懒。

你看起来很轻松,是经常运动吗?我好奇的问道。

不经常,偶尔打打羽毛球,偶尔跑跑步爬爬山,偶尔骑骑自行车。她语气欢快,像一只八哥。你呢,你不经常运动吗?我看你不像是爱运动的人,得是?

对,你看得很准!我现在不爱运动,我现在恨懒。说这话的时候我似乎想起来以前我,是那样的爱运动。几乎对所有能接触到的运动都感兴趣,事实上那只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工作后的我基本上懒得去运动,忙的时候嫌运动累,闲的时候又舍不得花时间去运动。综合来说,我确实是变懒惰了。

那你的意思你以前还喜欢运动咯?她突然回过头来,笑容是那样的可爱是那样的甜。无意间,我的眼球钻进了她衬衫的缝隙。那一刻我的心跳砰砰加快,我想去犯罪。我一面忍不住胡思乱想,一面强制自己平静下来。风起难得云涌,波澜未必不惊。

那是,想当年……

想当年怎么了?她突然停了下来。

风还在我的脑子里肆意地吹着,我没能及时刹车,身体直接撞到了她。迎面而来带着芳香的体温让我抓狂。那一刻,下意识里我清楚地知道我在犯错。我虚伪地装作正经,向她赔说着不是。我以为场面会非常尴尬,然而却出乎我意料之外。她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想当年怎么样了?

一时间我没能回答上这个问题,本能地挽起袖口,使劲地露了一下胳膊上的肌肉。这是我全身上下最值得一看的肌肉,最让我感到自信的地方。虽然,当所有动作做完之后,我依然没能明白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结果似乎全在意料之中。从她惊讶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她的肯定。

你——寡得很!这是关中最常见的话,以前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是骂人的,后来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很矫情,如今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是那样的舒坦。

琪斯,你好漂亮。我将袖口收了下来,看着她平静而真诚地说。

真的吗?每个人都会这么对我说,我已习以为常了。她像是没有看出我内心的沉重,轻松而毫不知情地说着。

真的,好喜欢你……我想我还有很多话要讲,但是我没有说出来。所幸的是,我还是支支吾吾地说清楚了这样一句话。

她转身坐在石阶上,我在她身边不近不远处坐下。

像你这么好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定会有很多男孩子追你,你不应该是孤孤单单的才对。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像是在怀疑她所讲的一切一样,问着她。她没有说话,只是过了很久才跟我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我很高兴地说,好呀好呀,你讲吧。

高中的时候,我谈过一次恋爱,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只是那种懵懵懂懂的喜欢和非常纯洁的相依相偎,偶尔闹闹小别扭让后等着他来哄我,然后又和好,然后再闹再和好。我们知道这不是什么所谓的爱情,只是早熟或者说是需要那么一个人陪着对方走下去。上大学后,我们就分手了。因为我们两个人所上的大学没有在一个城市,柏拉图式完美恋情就那样结束了。大学的时候,我谈了好多次恋爱。每一次都有着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男生,能带我我不同的快乐,每一次分手都有着不同的理由,我的大学青春就是那样一点一点地耗掉了。琪斯看了我一眼,我没有任何反应。因为我对故事本身毫无兴趣。

东是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认识的,他告诉我看见我第一眼就喜欢上我了。后来慢慢的我也喜欢这个帅气坦诚的男人,他对我非常好。我们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逛商场一起喝咖啡,一起去旅游一起去看大海。他说他爱我,我说我也爱他。他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我知道那是男人一贯喜欢用的谎言,但是我欣然接受,谁不喜欢这样的谎言呢。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她平静的脸上滑稽地笑了一下。我点头表示认可,人本来就是这样。

然后他又说爱要说爱要做,所以我们就做爱。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没有任何遮遮掩掩。我以为他就是我想要的男人。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从见面到上床其实只用了两个礼拜。第一年,我不知道什么是痛苦,我们从来都没有什么不开心,所以我以为那才是真正的爱。第二年,我们经常吵架,当我知道他并不能带给我婚姻的时候,我就彻底死心了。我提出了分手,他表示赞成,然后我们一拍即合。分手也是那样简单,没有任何缠缠绵绵。那时候,我以为女人需要一个可靠的家,有家才有安全感。她突然就停顿了下来,看着我。

讲完了,有什么感受没有?她问。

没有,一点感受都没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论故事是平凡的还是曲折的,只有故事主人翁本人才最有感触。我这样说着,她微微点点头,不悲也不喜。

那你的故事呢,是平凡的还是曲折的?

我没有故事,我没有爱过也没有被爱过,我是一张没有开折的纸。我这样告诉她,自己听着都像是谎言。

怎么可能?她果真怀疑。

是真的,一张白纸,白纸一张。

嗯,是不想告诉我吧,不想说就算了。估计也什么好说的。这个世界,平凡的人还是挺多的。她的话听起来很失落,也像是在讽刺。可是我不能改变什么,我说的都是真话。

一张陈旧的白纸,放得太久了,都快发黄了。可我不像你,你不相信爱情。我相信爱情。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有一个女孩子会喜欢上我,那是我喜欢的。就像现在,她和我坐在一起,她不相信一个从来没有爱过的人也会去谈论爱情。这个世界确实是平凡的人太多,多到不可想象的程度。他们挡住了我的眼睛,让我看不到不平凡的人。他们挡住了我的道路,让我现在才有机会见上一个可爱的人。

辽宁治癫痫专业医院
癫痫病的手术治疗费用是多少
癫痫反复发作会不会有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