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旧家风景,写成闲话

2022-03-30 18:54:25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0

【流年】

一座楼房的侧边,几个戴着草帽的工人在歇息、闲聊。正午的阳光在楼房造成的阴影旁边正大肆舔舐着。楼的大门洞开,地上张开的凉席上蜷曲着一位午睡的人。想起童年,铺在地上的凉席承载着多少汗水、灰尘和迷梦。那小小蜷曲的身体,早已远远搁浅在不知哪个空寂的角落里了。

走上小道,见到两边倾斜的栅栏,某个角落里丛生出的野草,低矮的小屋,还有枫杨树垂下的长长的青荚,就禁不住想起那个背着书包上学去的傻丫头,她在一路上的陪伴,也就经常是这些普通中透着温和的景物。

过早的摊位已是热气腾腾。母亲在灶口前汗流浃背的情形也浮现在眼前。小时候的我,从来不知道母亲起床的时间,只记得起来后,母亲就会揭开锅盖,热气弥漫在她的眼前,母亲将头探进热气,在圆圆的饭面里端出一碗炖蛋,然后再添上一碗饭,就是我上学前的早餐。有时我起来迟了,赶着要去上学,母亲通常会铲出锅底的锅巴,再包上咸菜、酱菜什么的,捏成饭团,来打发我匆匆的脚步。

我说,我喜欢看一些旧的、破的、寂静的、偏僻的东西,朋友们说,你是一个恋旧的人。我问你们呢?她们中有人说,我喜欢看一些新的。我知道,这就是差异。

正在写的时候,蛙声传来,远在天边,又近在耳前,夜色如水,蛙声如聚散的浮萍,让人感觉浮生如梦,却又如此真实地在叹惋着。

【端午】

早早起,收拾好自己,收拾好房间。将买来的香包置于各个房间的角落里。喜欢淡淡的香气环绕的感觉,让实在的生活有梦的质地。

女儿和响响(老公)要回来了。得去买一些时鲜的果菜。

行在大街上,看见三三两两的车架上,夹着艾蒿,我寻思着要去买几个粽子。

菜市场里,人声喧闹,身影如梭。市场外面的小街上,三两个老农,守着大摊的艾蒿,几个大妈,盛着大篮的粽叶。我知端午已深,四十五度看天,水墨色,隐隐露露地有雨将下。

我买了一把豇豆,准备细细切了爆炒。买了两条黄瓜,准备混上一些青椒素炒。记得还买上几块豆腐,响响喜欢吃。鲫鱼两条,用去了十一块钱,清炖成汤,鲜鲜的味道也足以让人忘记它的高价。不会包粽子,但也不能忽略这节的味道。就买现成的,一共十个,青里泛黄的叶子早已裹不住里面的糯米香,窜进鼻来。

将买来的这些形物细细放好后,才想起肚里正饿,市场那边的“宜宾燃面”长久没有品尝了。长驱直入。饱餐一碗。舔舔嘴唇。伴着温润的清风一路回家去。

推开栅栏门,探看门边小池我的睡莲,花虽不见了一朵,但叶儿正繁盛,一起枕着水面,静静地睡着。响响喂养的花草们,正在小院内,仰头俯面,似在商略一场黄昏雨。

打开正门进去,放好一切形物之后,首先剥开一个粽子,绵绵地吃开去。

这一天,裹着端午的清香和雨意,日子正行云流水着。

【雨意】

久久的闷热之后终得一场大雨。一上午就被阻隔在家里不能外出。

午后雨势才稍减弱,于是撑一把伞上了路。路两边的小沟里都积满了水,混着泥汁,粘稠得像一块年久失用的镜面,只有落下的雨脚时而在上面跺出几圈波纹。因为雨水的充足,有的家户人家的墙面上眨眼间就爬满了一片绿色的藤蔓,藤蔓的叶子一律地不动,仿佛吸足了雨水,剩下的就只有慵懒,将一方宁静掩进人们的心里。

枫杨树盘曲着粗壮的躯干,垂下一条条青绿的果实串,也在雨中静默着,稍远看去,那些垂下的果实串,仿佛枫杨树繁茂的枝叶间又飘落的一阵雨帘,雨意虚虚实实呈现着,天地间多了几分淡远祥和。

有些家户人家的门口也积满了水,红的砖面,灰色的水泥地,在积水中若隐若现,仿佛被时光冲淡的记忆,有时又会露出几缕蛛丝马迹。路上几乎没有行走的人,四周一片宁静,一切恍若搁浅在前尘旧时里。偶尔有几户人家开着门,三两个人斜倚在椅背上,静默无语,和着外边细细滴落的雨声,让我的心里悄悄爬满睡意。这种感觉很好。

我如行走在江南一幅水墨氤氲的画景里,如若有达达的马蹄声,我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惊醒那些藏在深闺浅闺里的午梦。

【财富】

文字是感觉的保险柜。岁月流逝,当心灵的衰老使你不再能时常产生新鲜的感觉,头脑的衰老使你遗忘了曾经有过的新鲜的感觉事,不必悲哀,打开你的保险柜,你会发现你毕竟还是相当富有的。勤于为自己写作的人,晚年不会太凄凉,因为你的文字——也就是不会衰老的那个你——陪伴着你,他比任何伴护更善解人意,更忠实可靠。——周国平

读到周先生的这段文字,终于找到了我一直想说又说不成形的话。于是在心里点头,叹息,敬仰。以为找到了知音。写写作作,便不再寂寞。不仅此刻,有了解意的人;纵到了晚年,也有了相伴的知己。我之写作,便不再是机械敲击键盘的运动,单调砌码文字的游戏。我是用心血用此时的哀乐来积累来年的财富,这个财富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是今生之无尽藏也。这个财富换不来金山银山,却能换来晚年无比充实的心灵。还有什么事情比这更有意义更能深入肺腑的呢?想想那时,在每一个字里行间寻找当年的光影,哭过,笑过,一切重新来过,泪水奔流,笑容如菊,一生真可无憾无悔了。

【衣裳】

着一白色小T和蓝色布裙立于厅堂的栏杆旁。

姐说:平儿,现在就你身材最好了,衣服也漂亮。我笑着,却并不喜。

姐还穿着多年前的衣服,颜色已经开始暗哑。曾经窈窕多姿的身材,却因显山露水而逼出了衣服的窘迫。姐才比我大两岁呀。曾经是那么的美丽:白皙的皮肤,端秀的脸庞,百里挑一的身材,走在街上,绝对的回头率。曾经的她,傲气,风发,睥睨,追求者比比皆是,衣服也是层出不穷,令我和小妹羡慕不已,常常向她讨着穿,能讨得一件,便喜不自禁,甚至还有为此和小妹发生争执的时候。

姐度过了人生中最灿若夏花的阶段。但随着母亲的去世和她个人感情生活的受挫,姐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神情暗淡,深居简出,穿着打扮不再讲究,一年到头很少为自己添置衣服,大多是将就原来的,而她又逐渐长胖。

我怜惜姐一个人生活,没个人照应,没个人呵护,而我又不能很好地照顾到她。所以,当她说出这句话时,我并不喜,有种造化弄人的惆怅,让我这个曾经灰姑娘般的妹妹却受到了曾经公主般的姐姐的歆羡,其中有多少心酸,不言也罢。

【苹果】

削了一个苹果在响响面前有滋有味地吃着。

吃了半晌,响响开口了:要是是我,怎么都要跟你削一个的。如果只有一个了,我是怎么都要跟你分一半的。看你,就不,哼哼。

哎哎,响响平时可是没说过这样的话啊,敢情是这刻他也想吃了,我却没能体悟到,他憋了老大一会,见我没动静,才吐出这番幽怨的话来的。我深表愧疚地讪笑了一会。

待我又坐在书桌前时,响响就冲了进来,拿起书桌上袋里的唯一一个饼干大嚼起来,边嚼还边说:还不下手为强,就没机会了……


咸阳癫痫医院哪一家好
哈尔滨看癫痫的医院在哪
青少年为什么会患上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