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芳菲易老,驰隙流年

2022-03-30 16:48:36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0

是谁,在千年唐宋里轻舞飞扬?是谁,在凝眸处醉舞胭脂泪裳?是谁,在风花雪月中诉说忧伤?一袭浅香不知打搅了谁的前朝记忆,春梦秋云又上演着人间哪一幕离合悲欢,兀自徜徉在唐朝似画如诗的烟雨中,孑然梦醉于宋时胭脂画堂的楼阁里。记得旧时相见,如是醺醉暮色,一点黄昏雨上,数枝海棠掩门环,听得流莺三两声。春在梨花,戏一池鸳鸯,夜来风弄影,只知当时初梦,花落去,向谁家?一江西月,照人归,堂内翰墨撷词,楼外青山白帆,怎教人语道:愁!一处香袖,又添新瘦,知否,知否,你是宋词哪一笔婉约。只道是寻常,行走在你宋时的烟雨里,点点滴滴,密密麻麻,淋湿了桃红柳绿,淋湿了兰舟画舸,淋湿了寒鸦斜径,淋湿了水廓人家,也淋湿了予我的一方锦笺尺素。辞别津渡,便是自隔天涯,回望红烛青丝,那一朵嫣然笑意,曲曲直直,吹散在娉婷的臆念枝头,如花绽放,一弯蹙眉,万千繁华,纵然东风吹破,零落成泥,也要在时光的经纬里迤逦留香。

冷月寂然,流烟袅袅的一声叹息中,一个罗衫淡淡的女子,手提一盏前朝宫灯,惆怅地在清风月影间迈步,循着远古词人的韵脚婉约的一路走来。舞动文字水袖的女子,把离愁,喝了一杯又一杯,醉了的,只是那阳春三月的记忆。寂寞的步履,踏过了忘情的水,身登轻云的梯,正把自己在尘世间的盛装一一取下,衣袂临风,指尖下挽着的又是谁家的少年?每一个词汇都凝着一生的剪影,泛着一世的涟漪……回眸之间,万千繁华已落尽。或许,不懂;或许,明了;或许,稀释;或许,凝重;或许,感伤;或许,忧虑;或许,浅黄;或许,丹青;或许,姹紫;或许,嫣红;或许,一切的情感,全部的颜色,散漫着你的气息的文字,灼伤着我的眼睛,冰冻着你的心灵。

曾经幻想,风轻云淡,碧水长天,青山外,渡口旁,我们在最美丽的时刻相遇,拨一段幽幽之弦,一曲地老天共荒。今夜,月满西楼,倚窗剔烛,念着千里之外的你。相思铺满落花如雨的小径,月色清幽的那端,你可会乘着一袭月色,向我盈盈走来?你说过要揽我轻灵而舞,陪我看细水长流,一片落叶,一枝残花,会因了我们的欢笑沾染生气;一曲琴瑟,一段舞步,会因了我们的和谐隽永空灵。诗在雨疏风骤里婉约,酒在青衫广袖中飘香,簪于发间的红笺小字,诉说着我对你的眷恋。月色隔了枝叶潺潺而泻,洒落银斑一地,我挥一挥衣袖,拂得满身花瓣零落,我甩一甩头,却甩不去如潮心绪。我与北斗对酌,无奈“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足边一股流花芬芳,渡回萋萋芳草之间,蝶舞于沉香花蕊之中。你离去的影子悠长,一如今日随行的风霜,我翻遍易安小令,也难遣无端的忧伤。

风吹过,雨掠过,深夜是谁拉动那悠悠古弦,是谁在吟唱千转百回的忧伤?又是谁在独夜难眠辗转翻覆的未眠,一双泪眼婆娑的望着忧伤?风轻云淡的恍惚,魂牵梦绕的流逝,沉陷的地平线没有你的影子。天使孤独地躲在云端哭泣,云的那端,是你颔首向我含笑的双眼吗?风继续吹,乱了松影,落了红叶,断了流水……你在云端中微笑着视着我,我在落花中悲伤仰望着你,空寂,飘柔,触目之间,蒸发所有青春年华,让梦境不再拥有遗憾。轻轻抚摸你的刹那,散花吹馨,千幻顿醒。世俗的浊气埋没了曾经剔透的灵性。几度相约暮春,彩笺尺素;几度相逢梦中,泪洒残红。多少次凭窗远眺,远山如黛,云烟浩渺;多少次望着漫天飞雪,期盼着雁阵成排,春暖花开。而今,明月西回,紫燕春归,柳丝千垂,彩蝶蹁飞,却已是飞云过尽,归鸿无信,春纵在,与谁同?蓦然回首,伊人彷佛还在窗前,憔悴的身影,你可曾看得见。日日勤思念,俯首一书笺,短短寄知心,款款语中间……

在这本该丝弦弄音,霓裳轻舞的月夜下,没有谁肯对着秋月伤情悲怀。素笺成灰,相思成泪,谁把谁真的当真?谁又为谁真的永远心疼?谁又是谁唯一的人?来何来?去何去?谁是谁前世的眷恋?谁是谁今生的劫数?谁是谁下一个轮回里,最刻骨铭心的那个人?谁又是谁用感伤的手指在倾诉着下一个千古传奇?月华洗过的容颜,一束唐诗,两朵宋词,远古的幽香漫漫,抚过妖娆的肩,嗔留的那一刻,你会遇见谁?而今,我只能携一世的眷恋入怀,枕一世的相思入梦,所求的也不过是那尘世中的共看庭前花开花谢。而眨眼间,几番回首,烟雨楼台中却已是西风吹尽。而吹不散却是那一眉弯的清愁。而我仅能是那拈残花,伫立于那一楼烟雨中唏嘘不已的伤春悲秋人。一缕青丝盈绕指间,是绕不完的缠绵,诉不完的思念,是古韵流转的风情,一个灿若桃花的女子,在字里行间渐行渐远……

茫然间,不堪回首,芳菲易老,驰隙流年,不知所措的杨花泪点随风乍起,你簪花的素手不也留不住那满城飞絮。是的,匆匆这样走过,罢了,罢了,随手轻捻一地轻舞飞扬的惆怅,寂寞太深,欢情太少,泼墨的夜似乎正盅惑着孤衾的梦中人,一夜笙歌霓舞锁不住物是人非的西窗画帘,多少次魂梦中,归去来兮,却无端让一些支离破碎的唏嘘缠绕不开。曾记否,雾失楼台轩窗阁楼灯火下,那对剪纸比翼的双飞鸟;曾记否,锦瑟华年月上柳梢头,一纸以风为媒红袖飘的盟约,忆当年,只能勉强吟哦出“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工夫,笑问鸳鸯两字怎么书?”,一点花间闺闱的心绪。

清音空谷,心如落花,如我端坐在岁月静好的窗台,却无数次闲庭信步于款款明丽的婉约词卷中,花开花谢,芳踪难寻,一袭浅香不知打搅了谁的前朝记忆,春梦秋云又上演着人间哪一幕离合悲欢,兀自徜徉在唐朝似画如诗的烟雨中,孑然梦醉于宋时胭脂画堂的楼阁里。回望云烟,尘缘千丈,不知还有谁,会在意这打马归人。解不开遗落樊离的剪剪相思,填不完辗转世间的雪月风花,一曲悠远的离歌,倘若一直这般唱下去,唱下去,怎敌过留在时光门扉的一声叹息!

早料想,传世的是一个经年轮回的故事,一字成谶,半生荒唐,是否还可以重温你眉眼的一溪风月,你还是你,只是我已在红尘暗度,听当年“谁在秋千,笑语轻轻语”,看如今“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曾经执笔撰写下的宋词小令,流转在你青丝纤指间,在一束平平仄仄的西洲曲中,喃喃轻语,香软耳根,说不完你绝尘的烟火,诉不尽我遗世的箫梦,猜透的只是你酒醉诗行的缱绻柔情,琉璃心思。若是“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长相思,长相守,相约在梦里的朝朝暮暮,再或许,是那一抹眷恋的眼神,早就长长久久地栖于灵犀的鼻翼,只是不知后晓人。

从此,似乎关于更多“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的消息,悠悠琴音,印象西楼,恍如就是流传于水墨画中至美的传说,袅袅愁思如同一轮亘古不变的明月,“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秋意难解,枕席生凉,越是笃爱离情极致,越是在浓墨处妙开飘逸,思生愁,愁生怨,莫不是握一把清冷相思,怎一路都在寻觅你的影子。不说离殇,不提天涯,“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万千怅然,古亦有之,何必要在凄美处沧桑翘楚一笔,凝眸噎语,氤氲成清秋时节最动情的忧伤,若是可以等来镜花水月的风情演绎,各自的江湖,谁又在乎一段刻意的寂寥呢。相别何遽,后会无凭,一江暮雨深处,不知隐匿了多少疼痛的离人泪。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较好
治疗宝宝癫痫病的方法
导致羊疯疯癫癫的因素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