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两个人的烟火

2021-08-28 01:24:44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7

两个人的烟火

透过厨房的玻璃窗,总能够看见那个中年大叔慵懒地倚靠在凉亭的墙壁上,整个人不言不语,目光凝视,身上裹着花纹家居服,时而将身子拉长,远望,像极了一条蠕动的毛毛虫。

“我明白了,大家都在晨起锻炼,并享受生活。而我们,却在为一日三餐做准备。”妻子看着中年大叔,突然有所顿悟。

我看了看失落的妻子,又望了望油腻的中年大叔,笑了,“正值立冬时节的小阳春,今天我们坐公交车去十里农贸市场买菜如何?”

“不去。”

蔫呼呼的妻子终究拗不过我,遂带上口罩出门了。

从“祥狮路口”公交站台坐上262路公交车,途经几站到“玉兰路口”公交站台下车,只需十几分钟的时间,然后步行300百米即可。将近菜场的时候,我们意外地发现了“老太婆粉面店”。

这家粉面店,前身开在坛子口十字街拐弯的交叉路口处。而我原来所居住的两室一厅就在粉面店的楼上。这里除了卖包子馒头、粉面、瓦罐汤之外,还会在中午及晚上经营饭菜买卖。所以,这里经常灯火通明,显得极其嘈杂。

而今在这里偶遇,却多了几分亲切。

“不知道这里的牛肉粉面有没有老店的好吃?”

“吃了才知道哇。”

于是,我们带着些许新鲜感与好奇心走了进去。进去了之后才发现,这里要比老店宽敞,原木色的桌椅随了店面的原始结构而摆放着,有进来之后再进去的感觉。墙壁上张贴着各色美食的宣传画,让人垂涎三尺。

“老板,来一个皮蛋与鸡蛋肉饼汤,外加一碗拌面和拌粉。”我大声地叫了一句。

“我不要粉,来一蒸笼小笼包子。”妻子连忙纠正道。

“哦,你是想吃牛肉粉面的……”

“还是不要了,就小笼包子与汤。”

这时,一个围着围巾跛脚的老太婆靠近了,“老板,你要到前台去先付钱,拿了号之后再坐下来。”

我“哦”了一声之后去了前台,却感觉这老太婆很熟络。吃面的时候,我不禁问起了这个就坐在我不远处喝稀粥的老太婆,“老人家,你也随了拆迁搬到朝阳地区来住了。”

老太婆惊讶地看着我,迎合了一句:“诶。”

“你一直都在这家店做事,未曾离开过。”妻子接过话茬。

“人家是住在老店楼上的邻居。”一位四十上下的女人拿着碗碟走了过来圆场,并朝妻子说,“你也来朝阳地区买房子了?”

妻子笑着点头,“我也记得你,老板娘。”

老太婆缓过神来,“是哟是哟,我一直在这打杂,没办法,为了灶台烟火。十字街那边,我儿子还在,他的房子没拆。我在附近租了房子住,腿脚不利索。”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紧接着自语了起来,“都认得我。”

于是,大家都感叹了一番,这世界太过渺小了,兜了一个大圈圈之后,原本陌生的熟悉人又亲近起来。

离开的时候,我朝妻子说:“记得我跟小方语在老店吃的时候,只需七块钱,现在却翻了三倍还要多。”

“现在什么时候哇。”

“拌面不好吃,面没熟透,好像老店不是这样的。”

“汤没了早先的原味,淡了。”

“不过,人还在呀。”

……

就这样,我们买了菜之后又原路折回。妻子嫌我做不好猪肝,遂围起围巾,用刀切猪肝。我则走进洗手间洗起了衣服。

洗衣服之前,我特意朝楼下的凉亭望了望,发现晨练的人都已散了,中年大叔不知所踪,遂又看了看厨房里忙碌的妻子,心想:“两个人的烟火,不也是享受生活呀。”

2020年11月12日星期四于家中

武汉癫痫病医院哪里好
抗癫痫病药物价格
扬州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