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台北飘雪(小说)

2022-04-15 17:07:17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0

1.

有一首歌这么唱: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梦是唯一行李。轻轻回来不吵醒往事,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如果相逢把话藏心底,没有人比我更懂你……

台北的冬季经常下雨,却很难看到一场雪。

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开了我。记得那是一个冬天,一个下着雨的黄昏,妈妈拉着一只芒果色的行李箱,渐渐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追啊跑啊,大声地叫着,妈妈,妈妈……

一条弯弯曲曲的铁轨,一列飞驰而来的火车,带走了我的妈妈。二十多年来,我的记忆中,只有妈妈那纤长美丽的背影和一头乌黑的发,以及她临走前对我说的那句话:小默,如果有一天,台北飘雪了,妈妈就回来了……

妈妈走后的第二年,以开计程车过活的爸爸在一次出车中因突发心脏病而猝死,这个名叫“菁桐”的美丽的小镇上,只留下了我和奶奶。

菁桐是一个很美很朴实的小镇。如果你从台北来菁桐,需要2个小时的车程,但这一路你不会感到无聊,你可以选择一个有窗的位置坐下,静静地观赏沿途的风景,细数每一个经过的站台,或者在一张纸上写下每一个站台的名字。

当火车驶过瑞芳,穿越三貂岭之后,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突然间就安静了,所有的喧嚣都被抛在了身后,翠碧的水潭、静幽的山谷、紫色的鸢尾花,齐刷刷地出现在眼前……

大华、十分、望古、岭脚、平溪……这些都是要沿途经过的小镇。最后,当列车缓缓驶入菁桐时,天空也开始下起了雨,火车站外的枫树上,红红的枫叶在风中摇曳着,不远处那座长长的吊桥下是清清的溪水,火车的鸣笛声远了,而水声风声雨声还有自己的呼吸声却近了近了……

走在青石小径上,路边是一幢幢错落有致的矮木屋以及弥漫着温馨气息的茶馆、客栈,咖啡屋,随处可见的许愿竹筒相互碰撞着,发出“叮当叮当”的声响,还有那漂浮在半空的天灯牵动着你悠远的情思……来到这里,你会觉得,菁桐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这便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菁桐。

2.

妈妈离开菁桐的那年我四岁,爸爸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年我五岁,奶奶离开这个世界去天国找爷爷和爸爸的那一年我六岁。

一个个爱着我的亲人,都相继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时候的我,还不知“离开”这个词语的含义。总以为,离开后终有回来的一天。记得妈妈离开时说的话,如果台北飘雪了,她就回来。奶奶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也说了和妈妈一样的话。于是,从六岁那年起,我就盼着台北能有一场雪,一场很大很大的雪……可是,盼了十六年了,台北的冬天,一直没有飘雪,有的只是下不完的雨。

奶奶离开后,我成了孤儿。我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一天天地长大。这条老街上的每一位乡邻都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当他们叫着我的名字,我知道,我没有被这个世界抛弃。

兰姨,住在我家隔壁,奶奶去世前把我托付给她。她像妈妈一样疼爱我。在我十六岁之前,她照顾我的生活,资助我上学,告诉我她的家就是我的家,只要她在,我就不会没有饭吃,没有衣服穿。其实,她的家境并不太好,兰姨有三个孩子,二个女儿,一个儿子,丈夫在第三个孩子出生后不久得了肝癌去世了。她经营着一家杂货铺子,用来养活全家五口人。

那一年,我收到了大学入学通知书,离开菁桐的前一天,她对我说,小默,外面的世界再好再繁华,你要记住,无论你今后在哪里,你都要记得回家,菁桐才是你的家。于是,在我大学毕业后,我放弃了在台北教书的机会,回到了菁桐,成了一名乡村教师。那时,兰姨已过六十,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要照顾她,就像当年她照顾我一样。除此之外,我还要在这里等着妈妈回来。

菁桐的学校师资缺乏,当校长彭老师得知我要回来工作时,多年一直找不到教师的他热泪盈眶,他握住我的手,不停地说:小默,谢谢你,谢谢你。我对他说,我要把自己这些年学到的知识一点点地传授给这里的孩子们,我要看着他们长大,我告诉他们,外面的世界再好再繁华,你要记住,菁桐才是你的家。

马爷爷,是一位乡村医生,也是我最亲的长辈。马爷爷一生未娶,无儿无女,他把一生的心力都用在了这条老街上。小时候的我体弱多病,患有严重的哮喘。兰姨告诉我,好几次,都是马爷爷从死神手里把我抢了回来。马爷爷的手里有很多的祖传秘方,能治百病,一些大医院治不好的病都能在他这里得到很好的治疗。我的哮喘病,在马爷爷的治疗后,得到了彻底的根治。兰姨说,要不是马爷爷,我不会有这么结实的身体。

木根嫂,在老街上经营着一家小饭馆和旅社。我最喜欢吃她做的咖喱鸡肉炒饭,那种味道,总让我想起小时候妈妈的手艺。每年的寒暑假,回到菁桐老街,我就会去她的小饭馆蹭饭。她的小饭馆生意很好,我会帮她送外卖,但我不收工钱。每一次,木根嫂非要把工钱塞给我时,我就会说,木根嫂,你给我做一碗咖喱鸡肉炒饭吧。她总是乐呵呵地笑着,围上碎花的围裙,很快就端上一大碗香喷喷的炒饭,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完……

我把菁桐老街的男女老少都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只要谁需要我,我就会帮他们干活,种菜种花、搬东西,送外卖送报纸,修补屋顶、照顾老人,送小孩上学……做我能做的一切,不为其他,只想用自己的努力去回报所有人对我的好。

就这样,我在这条老街上,过着简单忙碌且快乐的生活,我是小默,属于菁桐,属于这条老街。我要在这里,等着一场飘雪,等着妈妈的归来。

3、

在我二十二岁的那年寒假,我在老街上,遇到了她。

那是一个周末的午后,天上下着零星的小雨,我骑着单车给木根嫂的小饭馆送啤酒,一不小心撞着了一个女孩,我没看清她的脸,我只看到她有一头长长的黑发,还有倒在地上的那只芒果色的行李箱……容不得我有太多的时间去猜想,木根嫂的一声叫喊让我来不及对那女孩说声对不起便匆匆上路……

当天晚上,回到自己的小木屋,躺在床上,我的梦里,无数次地出现那暖暖的芒果色和黑黑的长发……妈妈的背影,奶奶的叮咛,女孩的长发,一幕连着一幕,出现在梦境里。我不知道那个梦对我的人生意味着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再次见到晓桐时,是在木根嫂的饭馆里。

小默,你帮我做件事。木根嫂指着一个喝得烂醉的女孩说。

她喝醉了,饭馆要打烊了,楼上已经没房间了,你送她去北街的张伯那里,看看有没有房?

我走近她叫醒她,拉起她的芒果色行李箱,送她去张伯的旅店。

从南至北,穿过长长的老街,风清月朗,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菁桐的夜晚也有这么美的月光。

嗨!你是明星吗?我问。

她摇摇头,身体在不停地摇晃着。

那你为何要戴墨镜?现在是晚上耶……

她还是摇摇头。

你身上有钱吗?我又问。

她点点头。

那好,我带你去一家既便宜又干净的旅店。

我把她带到了北街张伯的旅店。在登记姓名时,我知道,她叫莫晓桐,拂晓的晓,菁桐的桐。

安顿好晓桐之后,回到小木屋,我在玻璃上用白板笔写下三个字:莫晓桐。

第二天下午,在老街的木质长椅上,我看到了她。台北的风吹散了她的长发,她依然带着巧克力色的眼镜,静静地看着身边的人一一走过。

嗨,晓桐。我唤着她的名字,随口而出,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她摘下眼镜,我看到一双忧伤但很清澈的眼。

你好!我握住了她伸过来的手。我的掌心湿湿的,身体好像被电流触到了,一阵麻麻的感觉。

她似乎不爱说话,很快便戴上了墨镜,向我点点头。

我带着她走在老街上,一路上,不断有街坊问我:

哈,小默,你身边这个女孩很美哦!

小默,这是谁,是你的女朋友吗?

我不回答,只是淡淡一笑,对她说,晓桐,我带你去吊桥。

吊桥在老街的南边,靠近火车站,桥的栏杆是明艳的橘红色,桥下是潺潺流动的溪水。每一位来菁桐旅游的人都要来这里走一走,晓桐走在我的前面,我跟在她身后,看着她纤长的背影和长长的黑发,我思绪恍惚。

4

我只当晓桐是一位从远方来的朋友,至于远方有多远,至于晓桐为何来菁桐,是在几天后在木根嫂的饭馆里才知道的。

晓桐,我带你去吃这里最好吃的炒饭!那天早上,我帮兰姨的杂货铺子送完货,就去张伯的旅店里找晓桐。让她坐在我的单车上,风一般地来到木根嫂的小饭馆。

看到晓桐,木根嫂的眼光有点诧异。

小默,这不是上次在我店里喝醉的那个女孩吗?你,你们怎么在一起?

呵,木根嫂,你不要乱想啦,我们只是朋友!对了,给我两份咖喱鸡肉炒饭,我的那份要多一些哦,我好久没吃了耶……

晓桐坐在我对面,认识她快一周了,除了今天之外,她一直戴着墨镜,我还是第一次看清楚她的脸。

晓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从哪里来?我的话还没说完,木根嫂端着两份炒饭过来,她看到摘下墨镜的晓桐,大声惊呼着:哇,我认识你哎,你不就是那次唱歌比赛中得了第一名的莫晓桐吗?给我签个名吧,我的小女儿超喜欢你哦……

木根嫂拿着一份当天的报纸要晓桐的签名,我摊开自己的手掌,说,给我也签一个。

晓桐,你为什么不说话??我不解地问。

她看了我一眼,在纸上写着:我的嗓子坏了,台北的医生说治不好了。

后来,我才知道,晓桐是来自台北的歌星,她失声了,所以不能说话……

我决定带晓桐去找马爷爷,我对她说,马爷爷能把你的嗓子治好。

马爷爷已经好久不替人看病了。但我知道,只要是我小默带去的朋友,马爷爷一定会医治的。

我把晓桐带到马爷爷的家里,从马爷爷那里拿到了几包药,用笔在纸上一一记录下来。临走前,马爷爷说,小默,别在那姑娘身上花太多心思,她不属于菁桐。

哦,马爷爷,你别多想啦,她只是我的朋友!我微笑着向马爷爷道谢,然后回到小木屋里为晓桐煎药。

几包药用完,晓桐的嗓子明显的好了,她能说话了,也能唱歌了。

我高兴极了,那天下午,我把带到了兰姨那里。兰姨从马爷爷那里知道了晓桐,一直要我带着晓桐去见见她。那时的兰姨已经病得不能下床了,但还是让大姐张罗了一桌子菜招待晓桐,我看得出兰姨很喜欢她。晚饭后,我要带晓桐离开了,我带着她去吊桥放天灯……

在桥的一头,她跟我说她的故事:

她暗恋着一个男子,却一直没有向他表白,半个月前,他突然宣布结婚了,而新娘却不是她。在他结婚的那个晚上,她哭了整整一夜,结果第二天醒来,嗓子坏了,再也不能说话,不能唱歌……为了逃避失恋的痛苦,她来到了这里……

她对我说,小默,我不知道我能在这里呆多久,但我真的厌倦了大城市的生活,我喜欢这里的人,喜欢这里的安静……

她还问我:小默,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我摇摇头。

她又问我:小默,那你心里有喜欢的女孩子吗?如果有,你一定要勇敢地向她表白,不要和我一样……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

天色渐渐地黑了,一阵冷风吹来,我脱下外套披在晓桐身上。我看到,夜空里有好多星星,几盏橘黄色的天灯从远处飘过来,我和晓桐就这样并肩站在一起,看着那一抹温暖的颜色在我们头顶飘过。好想,时光可以在这一刻停滞……

5

几天之后的那个午后,在木根嫂的旅店里,一个名叫“秦大明”的男子找到我。一起来的还有木根嫂的小女儿倩蓉,他把那张晓桐签过名的报纸和她的照片递到我的眼前,他要我带他去找晓桐,我拒绝了,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冲上来拉住我,说,莫晓桐是台北凤凰娱乐公司的签约歌手,她玩失踪,我们公司一直在派人找她,她已经给公司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这些损失不是她还有你小默可以承担的,你藏得了她几个月,你藏得住她的一生吗?

我告诉你,她——莫晓桐不属于这里,不属于你!秦大明对着我大叫,一个人失踪,是为了等待有人来找她!你这个笨蛋,你这个乡巴佬,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气急了,转过身,一拳头打在秦大明的脸上。我和他在大街上厮打成一团,最后双双瘫倒在地上。一场大雨来得不合时宜,大雨中,秦大明留下一句话:三天后,我还会来找你,我会和凤凰娱乐的人带走莫晓桐,随后,跨上他的摩托车绝尘而去……而我,却在大雨中狂奔……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爱上了晓桐……

当我回到小木屋时,晓桐还在等我,看到我浑身湿透的样子,她拿来干净柔软的毛巾为我擦拭。那一刻,我和她靠得那么近,我很想拥住她,然后吻她,可是,我终究还是没有跨出这一步,内心挣扎了好久,垂下了想要拥住她的手。

很多人跟我说过,她不属于菁桐,虽然这里很美,虽然这里有着她需要的宁静,可是,她终究还是要离开的。我是个穷小子,没钱没房没车,除了爱她,还能给她什么?罢了罢了……

果然,三天后,秦大明带着凤凰娱乐的人来到了菁桐。我看到了晓桐暗恋的那个男人——凤凰娱乐制作部的齐佳明。虽然这个男人已娶了别的女孩,但晓桐看他的眼光是独特的,充满柔情的,我发现了这一点。

癫痫表现出的症状有哪些
癫痫病不能做哪些工作
治疗癫痫病要多少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