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看点·新锐力】紫陌书香(小说)

2022-04-26 11:18:49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0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你喜欢的人,无关风景只关风月。我却说,爱上一份职业,是因为一段青梅往事,无关金钱只因怀念。

我做梦都没想过,堂堂T大理科生出身的我,这一生会开书店,把“紫陌书香”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书屋,开成了全市最大规模的“紫陌书香城”。

坐拥书城感慨万千,书香环绕中,我守着午后的阳光站在窗前,望着对面T大校园俊男靓女们成双结对的进进出出,把早春的校园走得风光旖旎。就忍不住想念苏陌,想念苏陌就会想起那首已在记忆中泛黄的《曾经》小诗。

曾经以为

与你相爱是多么简单的事

一杯清茶就可以酝酿地老天荒

一缕书香就可以演绎相濡以沫

一份简约与岁月安好

就会把一生的烟火

都浓缩在——紫陌书香

到最后才明白

曾经你我的相遇

只不过是一场红尘的劫……

十六岁,人生最豆蔻最灿烂的花季。我的天空却一片晦暗,正读高一的我,青春一片迷茫。由于叛逆不喜欢枯燥繁重的学习,讨厌“古董”老师的顽固和偏心,我经常逃课。

繁华的街头,我踽踽独行,一个叫“紫陌书香”的书屋吸引了我。书屋不大,装修风格古香古色,我推门走了进去,里面的书琳琅满目。琼瑶的、席娟的、三毛的、汪国真的,严歌苓的…….

我随手抽了一本琼瑶的《碧云天》翻看了一下。里面有一首范仲淹的诗: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首诗,毫不犹豫地想把它租下来看。

书店老板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穿牛仔服,戴一副无框眼镜,低头读一本厚厚的书。侧影很俊秀,感觉有些面熟,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他抬起头的时候,我一下子惊呆了,他长得太像我的偶像苏有朋了。

我涨红了脸,花痴地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你要租这本书吗?”他指着我手里的书冲着我暖暖地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笑容很温和,瞬间拉近了陌生感,我的心变得柔软起来。

“嗯,是的……不……我租书……”我语无伦次地说着。

他伸手接我手里的书做登记,不经意地碰到了我的指尖儿。我感觉到他手指的薄凉,像一股异样的电流,瞬间传了过来,我慌乱地缩回了手。

那本《碧云天》就在他还没有接稳的情况下掉了下来,砸在了他面前的茶杯上。茶水洒了出来浸湿了书页,他快速地抢救那本书。

我发觉自己闯祸了,手忙脚乱地帮他擦桌子上的水,又把杯子碰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我满脸窘迫、不知所措,等待着他的怒诉和责怪。他波澜不惊地看了我一眼,语调轻柔地说:“丫头,不要紧,这叫碎碎平安(岁岁平安),罚你帮我把碎片收拾干净。”

我一边自责一边细细地帮他把杯子碎片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用拖布把水渍拖干净。整个过程,他不说话,只是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我忙碌着。

收拾完了,我把手伸进校服的口袋,捏住了仅有的十五元钱,忐忑不安地问:“哥哥,多少钱?我赔你杯子。”

他打量着我身上肥肥大大的校服说:“丫头,这个杯子本来就是有豁口的,我正想换呢,不用赔。但是,你应该改口叫我叔叔。”他盯着我的脸,目光睿智中透着宽容与豁达,脸上带着洞察一切的微笑。

“我……”我满脸绯红地咬着手指,有一种被看穿了心事儿的尴尬。

“你去把书架第三个格,最后那本书帮我拿过来。”他又接着说。声音很有磁性,让我不由自主地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我转身帮他拿书,是一本世界名著《飘》。他说:“琼瑶的书都是谈情说爱的,看多了会早恋的,不适合高中生读。这本《飘》是世界名著,你读读无妨,可以学习一下里面的写作技巧。”他说完这句话,我的脸立刻变成了红苹果,心跳得厉害。

于是,我就听话地租下了这本书。临出门的时候,他又叫住了我:“丫头,逃课可不是好学生,希望你不要荒废了学业。”他冲着我皎黠地笑。

“嗯。”我落荒而逃。心里像有无数只小兔子在蹦跳。喜欢他清清浅浅的笑容,喜欢他干干净净的眼神,喜欢他叫我丫头的感觉,很亲切、很温暖。

三天后,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去还书,给他带过去一个白瓷杯子。我忐忑不安地把杯子送给他,心里七上八下的。因为长这么大,我还从没送过异性东西呢。

他惊讶地拿着杯子左看看右看看,微笑着说:“小丫头,挺有心呢!你还别说,跟我原来那个确实挺像。”

我的脸上飞起两朵红云,盯着他修长的手指在杯子上轻柔地摸来抚去,有一种莫名心跳的悸动。我慌乱地收回目光,结结巴巴地说:“碰坏了东西……就是……就是要赔的嘛!”

“聪明。”他爽朗地笑,“如果你把这份聪明用在学习上,肯定是个好学生。”

“难道我现在不是好学生吗?”我心虚地看了他一眼,不服气地嘟囔道。

“你说呢?逃课会是好学生吗?”他盯着我的眼睛问,目光炯炯有神又明察秋毫。

“我……”我窘迫地捂住发热的脸颊,哑口无言。

他看着我的囧样儿,毫不顾忌地大笑起来,笑声很“真诚”,真心诚意地取笑我。

我闷闷不乐地瞪着他,突然觉得偶像也不可爱了。就叛逆地说:“我讨厌你的笑声。”

“那我也不要你赔的杯子。”他止住笑,把杯子推到我的面前。略显苍白的脸颊上浮上一层淡淡的红润。

他饶有兴趣地说:“你生气的样子跟我的小妹真像!能告诉我你为什么逃课吗?”

“不可以。我讨厌你们大人,总是把学习成绩当成衡量一个学生学习好坏的依据。”我气鼓鼓地说道。很生气他如此傲慢地拒绝我的杯子,我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挫败感。

他愣了几秒钟,叹了口气说:“好吧,事实你已经告诉我为什么了。”

我恍然大悟,不禁懊恼自己的低智商。

“今天还要租书吗?我有一本《汪国真诗词选》推荐给你看吧。”他一边把我的借书记录划掉一边说道。

“谁要看那破书啊?”

“那你要看什么?”

“《碧云天》”我恶作剧地说道。

“为什么非要看那本书呢?”

“想早恋啊!”我的叛逆劲儿又上来了,不管不顾地说。

“叛逆!比我妹妹当年还叛逆!”他气笑了,恨铁不成钢地说。

看见他生气的样子,我的心里竟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成就感。

他沉默了一会儿,用商量的口吻说:“咱俩和解吧,我收下你的杯子,但是你要看我推荐给你的书,怎么样?”他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着,似谈钢琴一样优雅。

他同意收下杯子了。我心里一喜,顿时觉得心情好多了。“好。”我温顺地点头。

“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依依。你呢?”我大着胆子,冲他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紫陌,门口写着呢。”

“姓紫,名陌吗?”我歪着头反问。

他好笑地说:“那你叫依依,我也可以理解为你姓依,名依,对吗?”

“我叫梁依依”

“我叫苏陌”说完我俩互相看着对方,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笑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友情催化剂,能瞬间消除敌意,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三、

从此,我成了“紫陌书香”的常客。但是读的书都是他精心推荐的。渐渐地,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开始给我免租书费,做为报酬,我偶尔也会帮他摆摆书,收拾一下店面卫生。

很奇怪,以前老师的话我都不一定听,但是苏陌的话我会百分之百地执行。自从跟他成为朋友,我再也没逃过课。有什么不开心的事烦恼的事都会放学跟他说。他就像一个心理学专家一样给我答疑解惑。

当然,我有不会的题也偶尔请教他。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满脸严肃地说:“叫我叔叔吧,别整天没大没小的喊我苏陌。”

我说:“你又不是警察,我又没捡到钱,凭什么喊你叔叔?”

“少教养,伶牙俐齿的小丫头,精神头就是不往学习上用。”苏陌无可奈何地抬手把我的碎发揉成鸟巢。

我不依不饶:“谁说我不往学习上用了?我都多久没逃课了。最近的一次模拟考试,我都从二十九名上升到第七名了!连老师都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这个有太大的偶然性,如果你能考上T大才算真的厉害呢!”苏陌摇了摇头,望着马路对面的T大校园出神地说。

“那如果我考上了呢?”我盯着他的眼睛倔强地问。

“那你就随便提一个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都会满足你。”苏陌一本正经地说,眼里满是笑意。

我眨了眨眼睛,计上心来。“那我就考给你看!”嘴上不服气地说,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儿。

“好,一言为定。”苏陌伸出小手指跟我拉勾。

不知道为什么,苏陌身上有一股魔力,这股魔力让我着迷。我很喜欢跟他在一起的感觉。如果是他喜欢的,他希望我做到的,我都会竭尽全力的去做,去证明我的优秀和聪慧。

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就是几天见不到他,就会情绪低落,莫名忧伤。然后,我就会跑到“紫陌书香”看看他跟他讲几句话,回来就会神清气爽、心情舒畅。

学习任务繁重的时候,一想起在他面前夸下的海口,我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学习,不敢有丝毫松懈。

高二上半学期期末考试的时候,我考了全班第五。这个成绩让我很满意,我去找苏陌。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瘦了很多,脸色也有些苍白、憔悴。也许是天气冷的缘故,他总是反反复复的感冒低烧。

我放寒假的时候,苏陌告诉我他一周后过生日,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于是,我利用仅有的几天假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给他织了一条情侣扣白围巾。

我织得很辛苦,手指都被棒针戳破了。但是一点儿也不觉得苦和累,心里反而蜜一样甜。我织得很仔细,每一针每一线都力求完美。

织一半的时候,我就对着围巾傻傻地笑,闭着眼睛幻想苏陌围上这条围巾的样子。像我这种大大咧咧的女孩儿,苏陌一定不会想到我会做这么细致的活儿。

就好比他不相信我能考上T大一样,他认为那是天方夜谭,但我就是要考给他看,我就是想证明只要我愿意,一切皆有可能!

当我把生日礼物“隆重”交给他的时候,他惊讶之余感动得一塌糊涂,对着围巾赞不绝口。其实我织得并不好,但他依然爱不释手。

他围着围巾说:“丫头,走,叔叔请你吃饭。”我们去饭店的路上,路过好利来,我执意要给他买蛋糕。于是我们就买了一个很小很精致的蛋糕带到了饭店里。

那天气氛很好,苏陌对着蛋糕许心愿的时候,我也默默地双手合十许了个心愿。

他说:“我过生日你许什么愿啊?”

我说:“你猜。”他摇头浅笑,苍白的脸色透着一丝疲倦。

我又说:“我可以告诉你我的愿望,你要听吗?”他饶有兴趣地点头。

“我想让你拥抱我一下,因为今天也是我的生日。”我鼓足勇气说。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酸楚,我看着他的眼睛满心期待。

他惊讶地“啊”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走过来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我的泪瞬间决堤而下。

四、

这个拥抱曾经是我梦寐以求的,我虽然对爱情懵懵懂懂,但我知道我已经爱上他了,只是女孩子的矜持,让我无法开口表达。

我一直希望他有一天能够说出来,我隐隐约约感觉,他其实也是喜欢我的,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敢承认。

我很懊恼他总是一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样子,不远不近地与我相处。

我在他怀里尽情地哭,我是一个缺少亲情关爱的孩子,抱着他,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皂味儿,听着他不规则的心跳,我有一种恍惚的梦幻般的晕眩。

突然,我的头发上有泪滴下,凉凉的润润的,我诧异地抬起头,他已满脸泪痕。我的心头涌起一股更深的悲伤和感动。我把头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一种很痛很酸又很幸福的感觉铺天盖地。

良久,他推开我,在我额头轻轻一吻。他满脸愧疚地说:“傻丫头,过生日,居然不告诉我,我连礼物都没准备。”

我羞涩地抬起头,指着自己的额头说:“你已经给了我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礼物,为了这个礼物,我会三天不洗脸的。”

他被我逗得破涕为笑,我也含泪笑了。

他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语重心长地说:“梁依依我跟你说,我这是最纯洁的吻。我们相差了十一岁,这个岁数我只能是你的叔叔,所以,你不要想多了。你目前的任务就是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T大”

“只要是你让我考的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但是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边擦眼泪边说。

“什么问题?”苏陌问。

“你有女朋友吗?”我大着胆子问。其实这个问题我憋了很久了,一直想问又不敢问。

苏陌愣了一下,悠悠地说:“等你考上大学我就告诉你。”

“为什么?”我忍不住问。对于他模棱两可的回答,我有几分失望又有几分庆幸。因为他没直接说有,我就觉得还是有希望的。

“因为你现在只是一名高中生,还没有资格跟我谈论这个问题。”苏陌冷冷地说,表情一下子变得非常严肃。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能治好
癫痫病是隔代遗传
癫痫病大发作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