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情感文章 > 正文

【暗香时光】纵有风雨至,难留你在此(小说)

2022-04-16 15:57:17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0

五月的微风轻轻拂过,盛开的三角梅,碧蓝的晴空,柔和的阳光,无不在展现着人间的美好。

沐晨大概是受到了季节的鼓动,选了个碧云如洗的天儿,着一袭素色长裙,戴着渔夫帽,踩着小白鞋,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毫不犹豫地踏上了开往重庆的列车。这是她几年前就一直想要来的城市,如今终于到来,这份欣喜自然是难以言喻。她喜欢山城的热情,喜欢看轻轨悬在半空,当然最让她喜欢的是在这座城市里一次偶然的遇见。

沐晨是在离开山城前一天遇见谭夕的。无人光顾的咖啡馆,略显昏暗的灯光,坐在木凳上深情歌唱的小哥哥。沐晨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安静而雅致。唱歌的男孩子好像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支架上的乐谱集中了男孩全部的注意力。沐晨单手撑着下巴,心里有些懊恼,这突如其来的雨,将她困在了这里,进退两难,坐立难安。

男孩在唱杰伦的《告白气球》声音很是好听,神情甚是专注,沐晨禁不住开始打量起他来。简单的体恤,卷脚的长裤,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清爽。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五官俊郎,轮廓分明,尤其一双眼睛生得最好,只是眸子里盛满了太多忧郁,心事都写在了眼睛里,吸引着沐晨想要靠近。

“里面柜台上有煮好的咖啡,你自己去取一下吧”说这话的声音很是低沉,像是空中突然飘过一朵云。沐晨真要怀疑自己幻听了,但她还是慢悠悠走到柜台倒了杯热咖啡,香味不太足,味道微苦,倒是蛮符合她的口味。沐晨换了个更僻静的位置,从这里只能看到男孩泛着冷傲的侧脸,长长的睫毛跟着眼睛一眨一动的,浓密又漂亮。

男孩在唱完几首歌后停了下来,沐晨见状,大着胆子问了句:“你喜欢周杰伦吗?”男孩漫不经心的抬头看了她一眼,沐晨紧张地转移了视线。然后就听到他说:“我只是更喜欢歌词里的故事”“那你肯定是个有故事的男孩子”沐晨脱口而出,自己都受到了惊吓。“你也不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孩子吧,盯着我看了那么久,别以为我不知道”沐晨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捂住了滚烫的脸颊,眼角无意间一扫,注意到玻璃门上贴着铺面转让的告示,于是用手指指着门对男孩说:“这个店,是要关了么?”男孩顺着视线望了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了句,雨停了。沐晨有些赧然,将准备好的钱放在了桌子上,道了谢,起身准备离开。

“对了,我叫谭夕。你叫什么?”男孩盯着五线谱,好像这话根本不是对着沐晨说的,而是在自言自语。“我叫沐晨,很高兴认识你”说完沐晨就走了,走到门口又折回去了。反正以后不会再见,沐晨从包里随手拿了一张锦里的明信片,快速写上了“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几个字,不失温柔的说了句成都欢迎你后就离开了。

回到蓉城,沐晨与朋友们谈论了山城美丽的夜景和难走的山路,但她始终没有提及山城大雨至,曾与他相识。她的心事,只对大乔一人倾诉。在听完沐晨吞吞吐吐的讲述后,大乔捧着水杯很认真的对沐晨说了句:“我总觉得你们还会再见面的”沐晨摸了摸大乔的头,心里莫名有些难受。“大乔,你告诉我,最近是不是沉迷于偶像剧或是韩剧,以后还是清醒一点吧”说完使劲儿捏了捏大乔的脸,大乔不甘示弱伸手欲要挠沐晨痒痒。两个人就这样在沙发上嘻嘻哈哈的玩闹起来,有多少愉快的时光都是这样和大乔一起度过的。闹腾了一会儿,两个人累躺在沙发上,沐晨想到大乔说的那句会再见的,竟有些期待。那个眼神忧郁,告诉自己他的名字叫谭夕,喜欢的是歌词里的故事的男孩,多希望能够再次遇见啊。

似乎是毫无征兆的,谭夕一不小心就住进了沐晨的心里。一面之缘的喜欢,隔着城市的两端,缘分深浅,难以说明。沐晨不是没有试着去遗忘这看似浪漫的初相见,可这莫名的情愫时常让她想起谭夕那双满是忧郁的眼睛。甚至有些带有怨恨般的,沐晨觉得谭夕不应该在最后说出名字,如果没有最后,谭夕就会以难以靠近的形象被记忆逐渐抹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温热和忧郁,让自己居然对一个陌生人上了心。

如果没有遇见,沐晨会不会过得轻松一点。

既遇之,则安之。如果第一次遇见就不能相安,再次遇见又岂能安之。

正如大乔所言,沐晨再次见到了谭夕。微凉的夜晚,繁华的街灯,步履匆匆的行人,都是寻常的样子,唯有小广场边歌声与鼓乐声交叠,与月色有染。中间一边弹贝斯一边唱歌的男孩比其他五个人个头稍高,一眼就能注意到。白色棒球帽,宽松的上衣,松垮的裤子,一改往日清爽的样子。如果不是这声音太过相似,沐晨真的就快要认不出来了。

站在人群里,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沐晨颇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该怎样与谭夕打招呼,是说:“我是沐晨,我们又见面了,好巧啊!”这样的刻意寒暄,还是傻笑着说:“嗨,好久不见”好像都有些说不出口。“那个穿白色衬衣短裙的姑娘,我们是不是见过啊?”一瞬间,人群开始骚动,齐刷刷的目光紧盯在沐晨身上。大乔站在沐晨身旁,一脸的难以置信。“晨儿,你们不会见过吧?”看着大乔快要瞪掉的眼睛,沐晨颤巍巍的说,他就是谭夕。“见过的,见过的,她和你见过的”大乔边推着沐晨到人群前边大声嚷嚷着,就在那片刻,沐晨很想和大乔绝交。

“差点没认出来呀,是沐晨吧?”面前这个豪放不羁的人跟记忆里的当真是同一人么?沐晨努力保持着镇定。“谭夕,你怎么在这里呀?”“我这一时半会儿给你说不清楚,等我忙完,待会儿一起吃饭吧,你若想听,我慢慢给你讲。对了,你有想听的歌吗?”“《成全》可以么?”“没问题”

沐晨紧挽着大乔的手,这是她第二次听谭夕唱歌,第一次看谭夕弹贝斯。人生何处不相逢,可就这样在大街上相遇,沐晨不免有些恍惚。谭夕的声音很有特色,唱歌时的那份专注在沐晨眼里是别人所没有的。“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成全了你的今天和明天”如果知道最后的成全是那么的难,沐晨可能不会点这首歌。

最后是沐晨带谭夕去吃了火锅,大乔特意找了家超辣的,沐晨不太能吃辣,但是能和谭夕一起吃饭就很开心。“重庆的火锅和成都的很像,但还是有区别,你们尝一尝成都的怎么样”大乔很是热情,大家很快熟络起来,开始东南西北的聊天。沐晨与大家稍微寒暄了一下,目光聚焦在谭夕身上,很久之后她才问出那句谭夕没有回答的话。“你走了不久后,店面就关门了,你留下的那张明信片上,锦里看起来还不错。”他说锦里还不错,他还记得自己的长相和名字。“你别说这世界忽大忽小的,遇见也挺容易……”沐晨看着眼前这个阳光洒脱的男孩,竟觉得不忧郁的谭夕也挺好的。“谭夕,你的话真多”“沐晨你说对了,谭夕这家伙就是废话多”坐在谭夕旁边的男生应和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怼。这才是谭夕真正的样子吧,开朗的谭夕有着这个年龄该有的活力与朝气,那是比忧郁更好看的另一种状态。

自那以后,沐晨与谭夕见面的次数多了起来,逐渐深入的了解,两个人从对方身上找到了很多相似点。就连不经意间引出的小话题,都可以交谈甚欢,大乔说这是相见恨晚,沐晨说这是臭味相投。

谭夕喜欢唱歌,沐晨喜欢听歌。谭夕不再只唱杰伦的歌。

谭夕是创造艺术的,沐晨是欣赏艺术的。正是这份懂得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从前的沐晨只有大乔一人,现在她的身边多了谭夕。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让她这个只爱晴天的人喜欢上了下雨天。但盼风雨来,你能留此地。

与谭夕相处的时光大多是快乐的,这个看起来潇洒随性的男孩,心思却是极其细腻。沐晨其实不太会与人相处,她的性子时冷时热,远不是看上去的那般自然。初见谭夕,能让她突破自我勇敢与其对话的不是那悦耳动听的声音,是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她错误的以为谭夕和她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孤独而忧郁,直到遇见真正的谭夕,阳光而率性。谭夕是很会照顾人的,他知道沐晨害羞时的无所适从,知道她躲着热闹寻着安静不太爱与人交流,知道她明明喜欢唱歌却从不敢展现出来。因为都知道,所以选择适从。

清闲的谭夕常会约沐晨四处游玩。不知为何,这个多夜雨的城市雨变得格外矫情,只要是谭夕确定的出游日,总会迎来一场雨,时大时小。沐晨说:“第一次见你,就是在下雨天。”晴也好,雨也罢,无关天气,只关你。“雨还真是眷顾你呀,走哪儿都要跟着你。”沐晨一面用纸巾擦着脸上的水,一面吐槽着谭夕。雨中的两个人,看起来既狼狈又快乐,如果能一直这样陪伴在你身边,淋雨也惬意。“沐晨,你说这话可不准确,我看这雨是冲着你来的,谁不喜欢漂亮的小姑娘啊。”站在锦里门口,谭夕笑着抖掉发上的雨,模样有几分滑稽。沐晨禁不住笑弯了腰,谭夕笑着用手胡乱扒拉着沐晨的发,雨丝打在两个人的脸上,那么近那么凉。后来沐晨一直都记得这个笑起来有点傻气的男孩,他纤细的手指曾穿过她的黑发,笑说发质太差不及他。

雨停了,沐晨和谭夕并肩穿行在锦里的小巷,这个满载了老成都记忆的地方,随处都那么热闹那么繁华。他们一起买了挂着流苏的锦囊,悄悄写下了愿望,谭夕的愿望很简单“一生安稳,无虑无忧”写完后各种方式捉弄沐晨,沐晨藏着躲着好半天才写完最后一个歪歪扭扭的字——“只愿天空不生云,我望得见天,天上那颗不变的大星,那是你。但愿,你为我多放光明,隔着夜,隔着天,通着恋爱的灵犀一点。”少女情怀总是诗,躲着藏着的心事,明明那个人就在身边,却好像隔着江河湖海那般遥远。在锦里闲逛的半日,沐晨带着谭夕吃了很多富有特色的美食,谭夕喜欢伤心凉粉,三大炮;沐晨最爱糖油果子,石磨豆花。临走之际,沐晨买了两瓶带锦里字样的烧酒,谭夕说你们女孩子就喜欢这些瓶瓶罐罐的,昂贵又不实用。沐晨狠狠敲了敲谭夕的榆木脑袋,愤愤然说了句什么,谭夕没听清楚也没追问,有些话注定得不到回应。

遇见了一个对的人,以为这就是余生。

本是一场不足为奇的遇见,沐晨却逐渐沦陷。她不知道自己小心翼翼藏起来的心事,有没有从眼睛里偷跑出来,有没有落入另一个人的心里。沐晨带着谭夕走马观花的领略了天府风物,谭夕很是感激,这个城市给予他的都是善意,也许是良心发现,问了沐晨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事儿。沐晨说从小喜欢大海,最想穿着白色长裙,赤脚站在沙滩上,身后不远处站着她最爱的人,可以一起听风声,海浪声,静等落日。

沐晨没有想到谭夕会领着自己来到水族馆,他说看不成大海,看一下海洋生物也是一样的,你和它们之间有共同话题,一样的喜欢大海,喜而不即。这是沐晨第一次进水族馆,谭夕拍了很多她与各类鱼儿的合影,沐晨最喜欢她半蹲在地上,用手指跟白鲸打招呼的照片。一想到它们此生困于此地,不能再见大海,沐晨眼角微湿心抽抽地痛。是不是也有一天,不能再见到谭夕。谭夕扶起沐晨,用手擦去了她眼角的泪痕。“傻丫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子非鱼,焉知鱼不乐。”

“明明那么喜欢唱歌,为什么不试着唱出来呢,你就是缺乏自信。”露天广场的石阶还存着余热,如同谭夕的这句话,简单而有温度。“说两首你最拿手的,我们一起唱”谭夕说他以前唱歌不好听,时常受到嘲笑,可他始终相信自己。听完谭夕的话,沐晨双手环抱着膝盖,陷入了沉思。一个从不在人前唱歌的人,突然要对着广场那么多人唱,还是跟谭夕一起,对沐晨来说是一场巨大的考验。不可否认的是谭夕说得很对,她一直以来都不自信,她想要改变。

“《眉间雪》、《当你老了》谭夕你会唱吗?”沐晨说这话的时候不敢抬头看谭夕,把头直缩在膝盖边,她害怕他说会,又怕说不会。“第一首没听过,第二首也不是很会,你让我听两遍,保证会好好跟你唱的”谭夕说话的时候,舌头舔了舔嘴唇,眼神稍微有点飘。这么久的相处,沐晨早已对谭夕这些小习惯了如指掌,那是他心虚的表现。“是不是每种感情都不容沉溺放肆,交心淡如君子……”谭夕牵起沐晨的手,沐晨身体微微一抖。这寻常不过的鼓励,为什么却更紧张了呢,沐晨几乎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谭夕真的唱得有点难听,相比之下,沐晨之音犹如天籁。

时日匆匆,转眼已是夏至。夏至过后,谭夕在蓉城找了份正经工作,朝九晚五虽则充实,到底没了先前的自在。不知为何,谭夕断了与所有朋友的联系,沐晨隐约觉得他们两个人好不容易从陌生到熟悉,现在似乎是在往回走。他是不是不适应,有没有好好吃饭。沐晨好几次拨出号码后又立马挂掉了,她强迫着自己不去想念,不去打扰,等谭夕不那么忙了,一定会主动联系自己的。

等到再次见到谭夕,已是立秋前。纵有千言万语,沐晨不知从何说起。谭夕侧歪着头,看向了远方,沉默了很久才对沐晨说不想继续待下去了,他还是喜欢以前的生活。沐晨看着有些疲倦的谭夕,有一点心疼。一直都是谭夕用他的温柔体贴照顾着自己,总在她烦恼惆怅之时逗得她喜笑颜开,可她对谭夕的关心细数来实在太少。“谭夕,做你喜欢的吧”她想要这个男孩能够好好的,不疲惫不忧伤。沐晨给谭夕沏了一杯花茶,很难得的听到了谭夕的夸奖。谭夕说他想要回去了,逃避是没有用的,矛盾是可以化解的,事情也是可以解决的。沐晨实在没能理解谭夕到底在表达什么,就那么默默地倾听着。

郑州治疗癫痫专家
颞叶癫痫是什么症状
继发性癫痫有遗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