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被网(短篇小说)

2022-04-28 12:54:51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0

2000年4月,市中心医院一名出色的手术医生华东与市卫生局长的独生女儿翠娃儿,这对亲密恋人在亲朋好友的祝福与簇拥中终于牵手走上了渴望已久的红地毯。

翠娃儿是防疫站的化验员,这对新人幸福地结合在一起,双方父母亲戚朋友非常满意,同学、朋友非常羡慕。

一年后,翠娃儿为华东生下一个大胖儿子取名自豪,双方大人都退休了。不知怎样欢喜才好,都争着照顾着这个小孙子。自豪在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的呵护下长得白白胖胖,可爱极了。华东的父母疼儿子儿媳更疼孙子,自豪在一岁时就会走路了,为了心疼儿媳,就主动让翠娃儿给自豪断了奶,晚上让儿媳好好休息,让孙子自豪和自己一起睡。

儿子由父母带着,非常放心,他们只安心地上班,下班后两家跑,哪家饭好了就到哪家吃,日子过得是风轻云淡。转眼到了2005年自豪上了幼儿园,仍由爷爷奶奶们接送,根本不用小两口操任何心。近段时间,中心医院病人特别多,一名助理进修了,一名助手请了产假,华东就更忙了,常常加班,夜间也值班。翠娃儿下班了就在卧室呆在网上聊天。太过的信任,一家人似乎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日子过得依然是平静如水。

一天,翠娃儿单位的同事给华东打来电话,问翠娃儿今天怎么没来上班,说是翠娃关机。华东连忙把电话打回家去,父母才发现翠娃儿还在家上网。

这个周末华东和翠娃儿同时休息,华东说好久没有一同到翠娃儿爸妈家去了,今天就去看看爸妈吧。两人带着自豪在翠娃儿爸妈家吃了午饭,翠娃儿就催着回家。华东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回家后,翠娃儿就急急忙忙上网,华东什么也没有说。

一周后,这翠娃儿无缘无故地失踪了,电话关机。也没有向单位请假,翠娃的爸妈也不知道女儿的下落。这时,华东才想起电脑,对,查查!看能不能查出什么痕迹来。华东搜索了翠娃所有的聊天记录,发现资料显示广东的一个叫“K”的人与翠娃儿聊过天。估计这翠娃就是奔那K而去了。

华东的姐夫是公安局一名干警。华东和姐夫一起分析了翠娃儿之前的一些表象,不可能是被劫,肯定是与K私奔了。就没登寻人启事。

华东心想:耐心等几天,说不定翠娃过几天就会回来的。一个母亲是不会不想、不要自己的儿子的。一周,两周过去了,仍不见翠娃儿的音讯。

两个月后的下午,华东试图再次拨打翠娃儿的电话,没想到竟然拨通了,是翠娃儿的声音!华东问她在哪儿,只听电话那边传来“华东,对不起,我辜负了你和儿子,你好好照顾自豪,别管我了!”线就断了。姐夫通过监控电话查证,翠娃儿的确是在广东地带。

儿子不能没有妈妈。第二天,华东就和姐夫一起亲自到广东找翠娃儿了。通过和广东地方公安局联系,得到支持,终于找到了翠娃儿,华东苦口婆心,说儿子如何想妈妈,翠娃的爸妈为此而生病了。翠娃儿不得已和华东、姐夫一起回到了离开了两个多月的家。

翠娃儿被找回后,华东及双方的父母并没有指责她,只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亲情温暖着她,用真情感化着她。为了挽留住翠娃儿的心,翠娃儿的爸爸豁出了老脸,防疫站看在老领导的份上,才没有给翠娃儿处分,又让她回单位继续上班,华东的姐姐给翠娃儿买最高档的衣服,华东在大富豪酒店为翠娃儿举办了一场盛大的生日宴会。

猫喜欢腥鱼,狗改不了吃屎。翠娃儿在家上了半年的班,仍然狠心地撇下年老的爸妈、爱他的华东和儿子自豪。

树怕伤根,人怕伤心。双方父母想到孩子,还是劝华东再把翠娃儿给找回来。男人是有尊严的,男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一个不把夫妻感情当回事的妻子,让男人颜面扫尽,自己的父母、亲生骨肉都可以舍弃的人,要她何用,要她再来伤害自己与亲人吗!华东下定决心再也不找了。她若回来,依然是自豪的妈!

日子就这样淡淡地过着,华东的父母姐姐都非常的体谅华东,尽量照顾好孩子,不让自豪有一点点委屈。自豪仍在爱的包围下成长。自豪已经慢慢懂事了,只是心里痛恨妈妈遗弃自己,说即使妈妈回来了也不要了。

华东默默地等了翠娃儿近五年,心底的煎熬使华东变得苍老了许多。翠娃儿的爸妈为女儿的不争气也被气得三天两头的生病。华东看在儿子自豪份上、想到岳父岳母以前把自己当儿子看的份上,有时候还是华东跑前跑后地带他们看病。

华东也算做到仁至义尽,打算再也不等翠娃儿了,2009年5月,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这也是在给翠娃最后的机会。半年后,法院直接判离。

再说那翠娃儿再次到了广州之后与那k就似名正言顺的夫妻一样,08年翠娃儿生下一个女儿。女儿两岁了,也就是2010年的9月,k把翠娃儿安排在自己的公司当会计助理,其实就是监管会计的一举一动,不让自己公司的资金有任何的外漏。翠娃儿毕竟是外行,有时过激的表现也不免得罪公司成员。后来翠娃发现K对自己总没有以前那么好了,经常不回家,说是有应酬,把翠娃儿一人留在家里。一天夜里,翠娃听见门响,以为是k回来了,赶快跑去开门,竟然冲进几个来势汹汹的打手对着翠娃劈头盖脸就拳打脚踢,吵杂声把女儿吓醒,女儿在床上惊恐的哇哇乱哭,翠娃儿哪有机会去顾孩子啊。只听得其中一个女声“赶快滚出去,再敢占我的男人,就叫你胳膊腿分家!走,把这杂种给我抱走!”说完,甩门而去!等翠娃儿回过神来,只听得汽车的喇叭声渐渐远去,翠娃儿才如梦初醒,原来这k是有老婆的。

翠娃儿这时才想起华东来,想起父母来,想起自己的儿子自豪来。这时,她用疼痛的手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按下曾经熟悉的号码,半天,电话那端传来熟悉的声音“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刺心的愧疚加上身体上的剧痛,想到第三者的卑鄙、众叛亲离的下场,自己就像一个落水狗般狼狈,于是从24楼纵身而下……

预防癫痫病的方法都有哪些
该怎么去护理癫痫患者
郑州哪里看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