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韵】凡人世像(小说)

2022-04-25 09:40:17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0

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也就是说人海之中什么样的人都会有的。我们来到这个世界,进入这个社会上,就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和各色人等打交道。所谓人情世故,自古皆然,茫茫人海,人生千味,你大可不必感叹世态炎凉。就在我家居的乡间,就有无数凡人,他们无官无职,无产无业,也无志向,仅仅靠着自己的一点灵性,过着最平常最开心的生日子,他们的言行作为不拘一格、千姿百态,有时也有才华展露,令人刮目,这些人的肖像构成尘世上一幅幅令人回味图画。这种种人物,为社会增添着丰富的色彩,为生活加上千滋百味、这里面有对世事的慨叹和礼赞,也有对人生的嘲讽与思考。难以言说,千思百绪。特记下三章,请你细细品来,不要觉得奇怪。

◎张癞壳

张癞壳与我同村,离我家五六百米。比我大八岁多。

张癞壳的父亲是村里的民办教师,擅长教小学高年级数学,是属于学校的骨干教师。

常言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张癞壳满七岁就进学校读书。其实他根本没有用心读书,只是一门心思的贪玩,经常开些恶作剧玩笑,比如把毛毛虫放进同学书包里,暗中在道路上放几颗图钉,让走路人挨扎,他就在一边拍着巴掌笑。因此张癞壳成了一个讨死万人嫌的角色。那一次,他趴到板壁缝隙里偷看女生蹲茅厕,被同学告发到他那教数学的父亲那里。父亲老师的脸色气成了多边形,操起一块大三角板砸去,头上留下了一块闪亮的疤子。同学们就叫他张癞壳。

仇恨入心要发芽。张癞壳记住了父亲打他的仇恨,就寻机报复。真巧,他爷爷的感冒了发喘,叫他儿子用铜钱沾上烧开的桐油来刮背治疗。张癞壳就抓住机会,把铜钱的边边用锯条拉出几个缺口。他的父亲不知道,拿起铜钱就去刮他爷爷的背,结果一拉就是两三道口子,血也顺着口子流出来。他的爷爷顺手就给他父亲三耳光。张癞壳却在门外大笑,拍着手唱起儿歌来:“什么东西最遭孽,黄鳝破背大出血……”他的父亲知道是他的儿子搞鬼,又要操起三角板打他。谁知他的爷爷却一把拦住,说:“你不要打他,我孙子比你大有出息,他就是个会打番天印的人精子……”

张癞壳小学没读完就回家了,跟着爷爷这个老肩客做生意。老肩客就是包揽生意的头,相当于现在的经纪人。不多几年,市场就更加开放了,可是张癞壳的爷爷也老了。临死之前,就把自己一生做生意的诀窍单传给孙子张癞壳。爷爷对张癞壳秘密传帮带说:“一要大胆二要舍得,吃屎也要吃头节。”张癞壳点头记住了爷爷的秘诀,暗中领会了其中的精华。

那时市场上的新鲜屎多样,都是一节接一节地冒出来。君子兰,胖大海、降压药、养蝎子、喂蜈蚣、红茶菌、海狸鼠……张癞壳看得眼花缭乱,不知去吃那一节“屎”。最后他锁定了一个蚯蚓开发项目。张癞壳主意拿定,先跑到各个商店对爷爷的老关系游说吹嘘一番,接着就到西头大地摊买上一套新的印着鬼子林志雄头像的西装穿起来。张癞壳一回家,把猪潲水桶搬开,挖出几十条又粗又大的肥头蚯蚓,用一个纸箱子垫上一层泥土装起来。张癞壳又用一个木板做一个广告牌,上面醒目地写着:日本特种科技地龙有限公司山城分公司,引来优质蚯蚓种三千元一对。回收价一律五千元。张癞壳扛着牌子,提着箱子满城游荡,还真的有人问津,一下就销售出五对蚯蚓种,一举赚回一万五千元现金。张癞壳觉得要庆祝自己一下的旗开得胜,就在食品店买了一个大猪脚腿子提着回家走。

也真是运气十足。在天桥上又有五个要看它的蚯蚓种的客户,张癞壳马上机灵,使出他爷爷“要舍得”的秘诀,顺口就邀请这我个客人到家喝酒,一起吃猪腿子肉。客人一见张癞壳如此豪爽大方,就纷纷赞颂。回到家,张癞壳先把客人安排在一间小屋里喝茶看电视,说自己去把猪腿子炖出来,喝酒吃饭后就一起去看蚯蚓。

那五个客户大喜,坐在屋里喝茶看电视聊天。张癞壳抓住机会,把猪腿子往高压锅里一按,就跑到屋后安排布置场地去了。

半小时工夫,一切就绪。猪腿子也炖好了,张癞壳招待客户们大啃了几坨猪肉,喝了三五杯白酒。然后就去看张癞壳的蚯蚓场地。只见里边一间小屋里门关着,四周都是撒的石灰,小屋门扇挂着“科研重地,闲人免进”的牌子。张癞壳大力宣传自己的产品消毒严格,品质优秀,赚钱是大大的。那几个客商进屋一看,那阴湿的泥土上摆着几十条大蚯蚓,条条都是肥滚滚的。一场交易在友好的气氛中成交,五个客户一下买走十对蚯蚓。三万元转眼进入张癞壳腰包。

他那教数学的民办老师老子,目睹儿子一下进的钱比他教一辈子书的钱就多,就觉得儿子真的比他能干。但是又有点担心地问:“儿子,你就不怕他们发觉后来扯皮退货?”

张癞壳回答说:“瞎子买,瞎子卖,还有瞎子等到在。我又没有强迫他买,怕啥?”教书的老子无话可答。

可是那些买回蚯蚓的人却高兴不起来。有一个一回家就遭到老婆的恶骂:“背你妈的万年时,你祖宗八代挖土刨出的蚯蚓就能堆成山,你被哪个张癞壳骗取几千块了!”

蚯蚓公司露底穿包了。那些上当的客户联合起来要来退钱,还带着扁担锄头来拼命,“你个狗日的张癞壳,不退钱老子就打折你的脚杆!”

张癞壳得知消息,连夜来过脚板心擦油——溜之大吉。张癞壳跑到广东,躲在一个亲戚家里。在那家亲戚的照护下,干些临时工活计,过了一年又一年……

就在去年的春节前后,家乡的好几十家人户都接到张癞壳的电话,还有接到来信的。说他现在发大财了,在美国驻广东的“梦露”发展无限大公司当推销部经理,急需各类人才百余人,希望家乡和亲友们都来这里打工赚钱。当时家乡还贫穷,好多人都想马上富起来,得到有此好机会,都争先恐后地一窝蜂去了。到了那里才知道上当,都上了传销的贼船。

张癞壳还记着他老子用三角板打他的仇恨。也就连天连夜的给那个教小学数学的民办教师老子打电话,要他马上辞职,到他这公司来教公司子弟小学,工资每月三千元,公司看他的面子留着位置的。老子经不住儿子的催促,就来到广州“梦露”公司,准备教书。

公司设立在一个郊区的破枕头厂里,枕头的名字叫“梦露。”张癞壳对家乡的亲友们说:“知道美国人为什么聪明吗?就是全靠这个枕头睡出来的。”亲友们恨他直咬牙,可是被套套拴住不能离开。心想你这家伙连你老子就骗来了,豁出去我也去骗我的那些亲友和老子老娘们。张癞壳的老子一看不对劲,就要回家,张癞壳说:“你把课上完了就可以走人。”

晚上一进传销课堂,张癞壳的老子就晕了,教学几十年都没有见过这个场面,那些人都很凶恶,向日本鬼子去杀人放火一样,鼓动人们去联系下线,去打砸抢。张癞壳对他老子说:“你这多年教的学生好几千人,不用来做下线太可惜了。”气得他老子又要操起三角板打他:“老子怎么交出你这么个帽儿头,把你爷爷挖出来做下线……”

不久,工商与公安联手严厉打击传销活动。张癞壳的老子在儿子的掩护下回到家乡。有人问:“张老师,你的儿子咋不见回来?”张老师说:“不知道,可能短命去了。”其实张老师是知道儿子去向的,只是不能说出来。张癞壳早于几个银行的头头扭在一起,鬼头鬼脑地想买一个改制的工厂。骗了外人骗家人,这次不知又要骗谁去了?

有个打工仔从广东回来,张老师问见到他儿子没有。那人回到说:“你儿子张癞壳很洋气的,还买了一顶假发戴着,一般人根本认不出他来了。”

◎李老幺

其实李老幺是个很不幸运的人。自幼父母双亡,跟着舅舅过日子,看惯了别人脸色,在艰难中长大成人。

十九岁那年,一个在派出所当炊事员的远房叔叔看他可怜,给所长千说万说,才把他弄到伙房做临时工,每月可以挣到8元零花钱。

远房叔叔对李老幺很好,还把自己的几套旧警服递给他穿。李老幺真是青春长衣服架子的时候,穿起没有徽章的警服倒也人模人样。

派出所还真是个长威风的地方,二三年干下来,李老幺居然得到所长看重,把他留着固定工人了。在伙房李老幺专管买菜的活。不要小看买菜是个苦力活,每天从菜金里扣除一元二元的小费那时根本看不出的。所以李老幺每月都有五六十元收入。那时节一个国家正式工作人员每月才二三十元,李老幺真是肥大了。但是他做人谨慎,没有张扬,所以他的积累没得人发现。

在菜市场行走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受人看重。人家心想,他是派出所的人,买卖可得让着点。有个姓皮的屠夫还拍他的马屁说:“大兄弟穿上这一身衣服,就是比正宗警察还地道威武。”一来二去,两人成了酒肉朋友。

这天下午,这个屠夫独自在肉摊边喝酒多了,在熏熏大醉里,下意识摸了一下靠着自己摆摊的胖女人的屁股。这个女人叫张大美,是个脱掉裤子撵老虎的角色,一把抓住屠夫摸她屁股的手,不依不饶起来,两人一路吵駡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最讨厌流氓一类的人,就把那个皮屠夫拘留起来,说要严格处理他。

李老幺吃过皮屠夫好多肠子心肺的回扣,这回一定得援救朋友一下。他看到皮屠夫被拘留,就动起小聪明来。半夜里所长巡逻归来,李老幺就把自己炒好的几盘猪杂碎端出来,把自己私自喝的好酒拿出来,请所长好好地吃点喝点。所长见到李老幺这么热心,就痛痛快快地喝了几杯。所长喝完酒就打起瞌睡来。李老幺抓住时机,在所长耳边说:“皮……有点不舒服,是不是放了吧!”所长在朦胧中“哼哼”几声。李老幺就乘机把皮屠夫放走了。第二天所长来提审皮屠夫,哪里还有人影。所长知道是自己酒后失言,拿李老幺也没有办法,只是笑笑:“看不出,你还够朋友呢,有意思!”

一天上级的一个副局长到所里检查工作,中午要办好招待。恰好远房叔叔家里有急事请假了。李老幺就承担起主办酒席的任务。李老幺急忙筹备酒菜,炒肉,蒸扣、炖骨头……一阵紧忙。可是到就餐时,那些菜不是咸就是辣,严重的是把皮硝当味精了。那个副局长没有吃完饭就呕吐起来,派出所所长着急地把副局长送进医院。这一来所长发火了,老账新账一起算,黑着脸走进厨房就给李老幺几个耳光,“你给老子滚出去!”远房叔叔在一边干望着毫无办法。

李老幺的脸被所长打歪了半边,怏怏地离开派出所。在远房叔叔的帮助下在西街开了一个小餐馆。因为做生意要讲究面善和气,李老幺的脸总是活跃不起来,因此生意极差。远房叔叔就想出个冲喜的办法来挽救生意。托人给李老幺介绍个姑娘来做对象。约会时间定了,谁知第一次见面姑娘就看不起那张歪头垮脸,扭头就走了。

对象吹了,生意又不行,咋办?还是远房叔叔有办法,在春节时给所长送去两个大猪腿和一件好酒,再次给所长赔礼道歉,说所长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还是让李老幺回到派出所来做事。

李老幺回到派出所,依旧是穿着叔叔的旧警服到菜市场走动。皮屠夫为了感谢他的仗义相助,就备置酒席答谢。二人一边喝一边说话。皮屠夫说:“你穿这套旧警服不威武,要换新的才好。”李老幺一听,感到皮屠夫说得有理。于是他就注意在自己的着装上美化自己了。他拿出私房钱仿制了几套警服,只是没有徽章和领章。一天换一次装,还备有手铐和警棍,在菜市场走动还真可以吓人的。

那天皮屠夫又请他喝酒。醉意朦胧中,李老幺发现一个小偷,他提起警棍追上去就把小偷抓住了,还用手铐将他锁住。

所长见到李老幺违法乱用手铐铐人,就生气起来,把他和小偷铐在一起关了一夜。小偷被释放后,到处宣扬说:“李老幺是个幺二警察。”弄得远房叔叔毫无面子,也把李老幺教训了一顿。

李老幺没法混了,就从派出所消失了……

一个月过去了,不见李老幺踪迹。

“可能是到外地打工去了……”有人议论。

二个月过去了,也不见李老幺踪迹。不见就不见吧,反正是个他是个可有可无的人。没有议论李老幺了。

半年后的一个连绵阴雨天,有人发现李老幺了,叫人吃惊的是,李老幺换了一身衣装。身披一件军用雨衣,脚蹬一双大头警靴,头上戴一顶护耳的大头盔,那打扮就像二战时期的德国鬼子,骑着一辆摩托车在公路上来回游荡……

李老幺叔叔听说,就冒雨去找他。可是没有找到。

那天中午,暴雨倾盆。雨雾中一团黑影蹒跚着向派出所走来。原来是背负着一个人,上面用雨衣盖着。那人吃力地走进派出所,放下背负的人,就喊:“快来人送去医院!”听得出这个声音就是李老幺的。几个警察出来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是所长负伤了。就问:“咋回事”?

李老幺一边擦汗水雨水一边说:“我在公路边捡垃圾,突然发现一个人驾驶着摩托车冒雨飞行,在一个陡坡处翻倒沟里,我跑过去一看,人已经昏迷,认得是所长,就把他背着送到所里来了,你们快救他,我捡垃圾的工具还在雨中……”李老幺说着走了,众人救护着派出所所长进了医院。

小儿癫痫病能治愈吗
桂林癫痫病治疗中心
癫痫需要注意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