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荷塘】我和邻居的那些事(小说)

2022-04-21 09:56:05 来源:白鹭文学 点击:0

刚刚坐上餐桌,听妻子说她们单位的一把手被“双规”了,问其原因,妻子笑开了颜:“哈哈,贪污受贿呗!”我不理解妻子的这番言情,于是皱着眉头问:“贪污就贪污,受贿就受贿,干嘛还要这样哈哈大笑?”

妻子很不高兴,强压着笑声,呶起了嘴说:“知道吗,我们局里的一把手为了贪污得方便,竟将他家周围的路灯全给敲掉了!”

“掩耳盗铃?什么人喽!”没忍住,我不禁笑出了声。

此时,张波打来电话,破天荒地说要请我喝酒,我居然一下子没了主意。虽说我俩是同事加邻居的关系,但我俩之间并无多少交集,挂断电话后,我心中满是疑惑,他这次主动示好意欲何为?

伫立,思考,慢慢地我的思维清晰了,联想到上个星期四张波的名字进入局级领导班子考核范畴之列,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此举他更多的是为了在我面前显下摆。刹那间,莫名的愤懑的情绪便铺天盖地向我的头部袭来,我的脸色因此一会红一会白……

几分钟过后,我家的房门被敲得咚咚作响,我扔掉手中的碗筷快速移动至门边,眯起眼睛从“猫洞”里观看外面的世界,张波的头像也就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赶紧打开了家门,可是还没等到我发声,张波说笑间自顾地进了我的家门。我紧跟着张波的身形,一度语塞,倒是妻子连忙放下筷子起身朝着张波腼腆地一笑,道:“要不,您就在我家将就一口?”

“好说!好说!”笑容未减,张波惊奇地盯着餐桌上的四菜一汤,就像盯住了美味佳肴似的,“啧啧”之声随后而生。

“要不咱就别出去喝了,就在我这凑合凑合?”出于待客之道,我试问道。

谁承想张波淡淡地“哼”了一句:“菜肴虽好,可是没美酒来配,可惜啊!”

“没啥可惜的,反正我平时也不喝酒!”

妻子伸出手在我的胳膊肘上狠狠地拧了两下,我立马龇牙咧嘴、囧态百出。

“酒嘛,有的是,我这就买去!”为了掩饰我的难堪,我拿上钱包匆匆地跑向了门外。

“回来,我去,你陪张副局长聊聊天!”妻子大喊道。

“跟你们都说了,别称呼我张副局长,至少是现在!”张波自豪的笑声立马响起在我的身后。

谁不爱戴“高帽子”?谁不爱听奉承话?我收住了身形,背转过身看着眼镜下张波那张虚伪的面孔,厌恶之情悄然而生。

等待是一种煎熬,就好像今天我与张波独处的时候,因不知寒暄该从何处起,故我将妻子单位一把手的情况完整地复述了一遍,本想借此打破这种“相顾无言”的尴尬,哪知张波浅浅地笑过之后便没了下文,我只好为他泡上了一壶花茶,和他一起聊起了茶道,时光总算是向前缓慢地挪动了半小时。反观张波,虽表面点头称是,但我清楚,他的心思并不在饮茶上,好在妻子拎着一瓶白酒和一些下酒菜及时赶回了家,紧接着茶杯换成了酒杯,茶壶也换成了酒瓶。须臾,张波的声音渐渐变大了,与此相匹配的是他的兴致也逐渐高涨起来。直到此时,我才懂得了张波的兴趣所在。

“汩汩”地斟上两大杯白酒后,我举起其中的一杯欲行主客之礼,可还没等我说上一句像模样的敬酒词,张波就急不可耐地端上另外一杯,眯缝着眼睛呷了一小口,尔后喉结处微微一蠕动,酒液顺着食管已到了胃底。

“妹子,好酒啊!”张波沙哑着声音喊道。与此同时,一丝鄙夷的念头,无声地在我心头萌发,如丝如蔓,直至盘根错节……

“你怎么不喝呀?”张波反客为主,疑惑地问。

我瞪了瞪眼,慢慢将手中的酒杯晃动了两下,而后浅浅地尝了一口。

“怎样,我说的不错吧?”张波问道。

我并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你这个人啊……”张波笑着叹息了一声。

我反问道:“我这个人怎么了?”

“为人木讷,办事呆板!”张波突然紧绷着面孔说道。

“木讷,呆板,笑话!是谁说的?”我放长音问了一声。

“反正不是我!我只知道,原来我们单位还有一人符合这次考察的标准,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示意不知。

张波大笑道:“是你!”

顿时,我的嘴巴窝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

“后来我听说在正式确定名单时,局长办公会将你给直接否决掉了!”张波补充道。

“为什么?就因为我的木讷与呆板吗?”我惊诧不已。

“估计是吧!”张波揣测道。

忽地,一阵阵寒意自脚底向躯干迅速蔓延开来。一刹那,我的心拔凉拔凉的,我感觉入职的这一二十年来,所有的付出都不值得,嗟叹之间,我一仰头,一大杯白酒已去了一小半……

随着白酒的不断添加,酒精的作用显现无疑,不多时,语速不畅、语气沉重的特征开始在我和张波身上出现了。时至晚上九点钟美酒将尽时,醉醺醺的张波突然抛出了“互相关照”的话题。刹那间,醉眼惺忪的我愣住了。一个即将走马上任的副局长要我关照点啥?凭我的能力,我又能关照点啥?一连两个问题迅速在我脑海中闪现,我耷拉着头思索了半天,硬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你……不愿意吗?”见我迟迟没有发声,张波团着舌头粗声追问道。

酒醉心明,我从张波的团舌之音中听出了些许轻视人的味道。霎时,我的面部表情僵住了,在一丝丝不畅快的心情的影响下,我以缄默的方式拒绝了他的追问。

我不做声了,张波也沉默相向,家中一片安静。然而,这种安静并没持续多长时间,便被张波突如其来的笑声给击得粉碎。我不明白张波到底是在笑什么,故而立即抬起头来,用充满好奇的目光锁定住他的眼神,尽管此时的我早已是晕晕乎乎了,可我还是固执地认为,这种状态丝毫不影响我找寻促使他无端发笑的外部因素。

一秒,二秒,三秒……我自信地默数着时间的变化,同时也在极力地观察他细小入微的言情,希望凭此可以找出一些端倪来。然而,伴着默数的不断深入,我的耐心正在经受着极大的考验。

五十八秒……五十九秒,六十秒,默数至此便停止,我的耐心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突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掺杂在张波近乎于痴子的笑声中响起,我的注意力马上也随之发生了转移。

接听完电话后,张波好似摆脱了酒精的控制,和颜悦色地站起身了,含糊的声音跟我告别,我赶忙起身相送,却被他一把按住了肩头,“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切记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我真不知道张波到底是在说些啥?看着他摇摇晃晃走出了我的家门,我这才发觉缺少了一个人存在,家里的确是清净了好多。这时,妻子走出卧室,给我换上了一杯热茶后就动手收拾起残羹冷炙来。这时,阵阵茶香从杯口袅袅而起,经由鼻子的自由呼吸直抵心底,着实沁人心脾。我确实抵挡不住这等香气的诱惑,于是半闭着眼睛呷上了一口,一番入喉入肚的体验之后,倍感神清气爽。

三天后,没有任何意外,组织部的任命文件下发到了单位,意味着张波正式地成为了我的现任领导。目送着张波神采奕奕地托着办公用品走向局里为他单独准备的一间办公室,一刹那,一种莫名其妙的羡慕夹杂着一点妒忌的心理,如洪水猛兽般困住了我,当即我呼吸加速,更有满腹牢骚:“什么局长办公会,什么狗屁的决议,全都是欺负人的搞法!如若将我和张波一同作比较,请局里所有人作评委,那结局还指不定谁上谁下呢?”

按捺住并不平静的心情,坚持到了下班时间,我连走带跑地出了办公室,径直来到了单位车棚,刚把摩托车推上马路,身后就响起了张波略显刺耳的嗓音:“正德门,一起吃个饭呗!”

“正德门,那可是咱市里数一数二的星级酒店,以前跟着领导有次数的潇洒都没去过,今日张波这是抽的哪门子风啊?”我暗自咕哝着,一边催了催油门,摩托车就像离弦的箭似地狂飙而去……

到了家,刚坐定,凑巧,手机在这一瞬间欢腾起来,我掏出手机一看,吃惊不小,包括这个待接听的电话,前后半小时的时间内张波一共给我打了六个电话。这么急,有啥事?难道不成还要请我吃饭?揣测中,我接通了电话,但除了一片嘈杂之音响彻于我的耳边以外,我并没有听见张波的声音,于是,我大着声音喊起来:“喂,喂……”

“喂喂,喂个啥?”正炒着菜肴的妻子提着锅铲把走出了厨房。

“我也不知道。”我将手机移开耳边,耸肩道。

“那就是脑子有问题!”妻子干笑了两声,又走进了厨房。

我笑不出来,怏怏地准备按下挂机键时,突然,张波大声的喊叫凌驾于这片嘈杂之音上,“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抬庄呢!明明是在喊你,你却偏像个没事人一样,骑着个电驴子就跑了。快点,正德门3楼3厅,就等着你啦!”

怎么办?去还是不去?短思一会,我还是犹豫着出了门。

一路的“马不停蹄”,等我赶到正德门3楼3厅时,已是大汗淋漓,虽然酒菜还没上全,但是厅内的欢呼声、劝酒声杂糅在一起,显示同事们的热情已被点燃了。由于一时找不到可尽快融入这种氛围的方法,我就像是名服务员似的傻站在门口,进退不是。好在张波先看见了我,一声招呼便化解了我的这种难堪。

应张波的邀请,我落座于他的身旁,不想却遭到了一部分同事酸言辣语的攻击。我很纳闷,平日里一团和气的同事今天都是怎么了?犯不着在这样的场合因为迟到一事而群起攻之吧?我困惑着站起身来,欲讨一个说法,这时张波倏地一下站了起来,以一句“迟到者理应自罚三杯”立马终结了这呼之欲出的争执。

连续的三杯白酒下肚,我不由得咧着嘴喘息连连,胃底如同火烧一般难受。然而同事们像没听见似的,交头接耳间喧哗声声。这是尊重人的做法吗?浑身气不顺的我紧锁眉头坐下后,死盯同事们的眼神中透着可以燎原的怒火。

酒意在菜肴的不断添加中渐渐浓烈,与之相匹配的是同事们那一张张或是通红或是煞白的脸孔。不多时,狭小的空间内充斥着不辨真伪的豪言壮语、滑稽可笑的胡言乱语。酒尽之时便是席散之刻,当我和张波尾随在同事们身后蹒跚地走出正德门时,几辆早已等候在此的出租车便迅速地开了过来。

搀扶着张波,我艰难地瞪上了出租车,满以为已酩酊大醉的张波能让我获得片刻安宁,没想到出租车驶离正德门不久后突然来了个急刹车,由于惯性的作用,我与张波的身体猛地向前一窜,“咚咚”两声响后,一声沉闷的“呕”声迅即传入了我的耳畔,瞬间我反应了过来,不好,张波吐了!

司机闻到味儿,当即捂住了口鼻,不做声不做气地将车停在了马路边,待我将张波搀扶下车透透气的时候,出租车陡然启动,加速疾驰而去。

“丫丫个呸!”我大呼一声,气吁吁地捡起地面上的一小节枝丫,奋力朝着出租车远去的方向扔去。

“呸啥呸?”趁着呕吐的间隙,张波垂着头有气无力地问道。

“没啥。”

“车呢?”

“跑了!”

“呵呵,人啊,都是他妈的追求利益的化身!”突然,张波摇晃着脑袋,含混着语音傻笑道。

追求利益的化身!我心里为之猛地一颤,今晚的牢骚之言与同事们的酸言辣语激碰后,再次浮现于脑际,顷刻间,我无语了……

没有任何征兆,一个月后,一纸任命立刻让我官升半级,担任局后勤股股长。接到任命的那一刻,我欣喜异常,毕竟这次提拔距离第一次已有十余年之久,看来上级领导也不全是瞎子!从综合股搬到后勤股办公室,我确有一种像打了鸡血似的冲动,就着这股冲动的劲儿,我也暗下了决心,再努一把力,争取尝一下坐上副局长位置的滋味。于是,严于律己、严于管理就成为了我日常工作的习惯。不足一月,后勤股的日常工作在我的一番主导下,行事拖拉、缺乏时效的衙门作风很快就有了本质上的改观。

料想凭借这立竿见影的成绩可以顺利通过局里的中层干部考核,哪知在随后的民主测评会上,我的得分居然不及格。始料未及,我的心理陡然失去了平衡,高傲的头颅渐渐低了下来。

会后,我率先起身离开了会议室,灰头土脸地坐在后勤股办公室里不停地问自己,怎么是这么个结果?可还没等我弄清缘由,局长的一通电话将我“请”进了局长办公室。

局长有请,我自然不敢马虎。当我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局长办公室的时候,局长的训斥声扑面而来,“真不该接受张局的保荐,提拔你担任后勤股股长一职,真没想到你就是个‘见光死’,看来我的决定是个错误……”

“什么,我职位的提升并不是靠这几年来的辛勤付出获得的?”我吃惊地瞪着局长,半晌没有言语。

“针对你的问题,请你尽快地形成一个文字材料,然后交到局党组!”局长严厉地说道。

“是,马上!”茫茫然应答着,我蔫蔫地出了局长办公室,乍然发现办公室外围满了后勤股的人,看着他们闪躲的身形和嬉笑的面孔,刹那间,我明白了一个不争的事实,我被小人算计了!

回到家里,径直走向书房,费尽心思,我终于完成了这折磨人的整改报告书,活动活动微微酸麻的双手时,竟有一丝屈辱的情愫在心间流淌。越想越气恼,越想越憋屈,我愤愤地将笔往书桌上一摔,仰天长叹一声:“假,真他妈的假!”

如何进行癫痫病的防治
山东治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患者能游泳吗